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三期安心法要浅述
 

安心法要浅述

禅心

藏传佛教宁玛派的最高层次与汉地的禅宗极为相似。安心法要是宁玛派里一部著名论典──《恒河大手印》一书中极其重要的部分,它揭示了学修佛法、悟证菩提的关键要诀,属于大圆满修法的精髓。

安心法要以正见、正定、正行三个部分的修习来显示行人如何达到最高悉地的行法要诀,是一切修持法中的最高层次,所以在《恒河大手印》中说:“见、定、行的三要是三世佛之密意中心,一切乘的顶尖,故曰:‘诸佛之母’。”

那么,三要的行相是怎样的呢?第一要是在观妄心境中,回光返照,打开本来,亲见法身,承当正见;第二要是在不忘失正见上,溶妄念入法身妙用,在对境中时时返照,无住无为,熟识法身清净本相而正定不动;第三要是在妄念灭处坚因而定,念无连续,法身智慧的正见在一切时中不再忘失,具足正行。

这三要的安心法门一一不离法身自性,完全依自心所开的智慧而行道,不落次第与有为法,因此《恒河大手印》中概括说:

“如上三要乃自性大圆满之见定行果四者,于自性了彻之境中,统摄为一面行之最极心要,亦即定即行之要,即是于何时了悟赤裸裸之智慧性,即何时得其自性智之见宗。见与定虽分述,体实一也。如此行持自性大圆满本体清净之无失要道者,实九乘之巅顶,其余各乘之道,即随从而为此道要之台架与助伴。”

修此法的人,是否要经过密乘的灌顶?“最上大手印,无须灌顶等修,但教敬礼承事上师,或观上师微妙身相,立得证悟。”因为“心境不二,法界莫非上师。”(《恒河大手印》)

以下试据《恒河大手印》中的“安心法要”部分内容,浅述其三要的修习方法。

第一要正见的修习

修安心法的人,首先应该知道历代传承无上密乘的诸位上师和我现前一念之心是没有丝毫差别的,一切的行持法门都是现前一念心的转依作用。因此善于把握现前一念心是修习安心法的关键,不能离此心外,另求它法。

初修正见的人,先要认知一真法界这个宇宙人生最真实的元体──它是原本如此,既非创造,又无可消灭的如来藏心。这个如来藏心,能够显现无量染净诸法,所谓四圣六凡均在心中显现其差异;而差异的诸法又即法尔平等,一一无非法性的全体。由此可明白修行者的现前一念心虽妄而真,全体是法性的妙用,与诸佛、上师所证之道体是原本不二的。认知了这一层义理后就可以进一层理解:正见的宗极绝不是知识、经验、功行,真正的见宗唯有般若这个超意识的直觉之光,而这个般若智光,不从处得,它是自心本具的性能,所以只能用离知的智慧来观而照之,使之显现一直法界原本的体性,然后才能在智光普照下抉择万法,明辨性相,无住应物,开发智慧妙德,圆成菩提涅槃的果位。

具备了以上的认识后,就可以进行修习。

一、选择一个寂静的地方,关闭五欲,放下一切事务,专心修习。

二、把握适意、安定、明显、宽松的四要点,使贯串在整个修习过程中。

三、观照现前一念之心坦然而住,无牵无挂,不取不舍,无求无离,无欣无厌,使自心既不拘束执着,也不放任自流,处于一种平等无为的状态。久久修习,就能够显现本净的智慧光明,获得正见的开发。

四、在观心中要用以下六法来护养自心清净:

(1)不想──不回想过去一切诸事,因回想影尘易落实有之执而成生死之因。

(2)不思──不思未来诸事,因思念未来易增强悬虑而障碍分别智的开发。

(3)不寻伺──不寻求伺觉现在之空境。因追究法空之境,反易生起妄见。

(4)不缘──不攀缘一切外境。因在根尘相对时,容易执着于善恶而产生取舍等差别知见,也必堕于妄见。

(5)不修──不作光明想,空净想,即无为而住,不落修法的妄见。

(6)自然住──心不动摇,安闲无事,如乳婴般地恬适,随所显现,无所取舍,不被戏论所乱,离一切言语概念。

在以上修习过程中,如出现乐、明、无念等功力的境界,应当遣除对它们的贪染,使心自然住于清净。

如在修习中,谛观自心体性时,忽然好像听到巨雷般的爆炸,此时三际顿断,本明毕露,了了分明,一念不生,这时就已证入大手印的自体,也即初见法身,悟入自性,具足正见。

打开本来后,觉受十分亲切,此时如未得到上师的印证,那么虽修习无作的诸行,却不具备保任的功能。因此,印证见宗是第一要中的关键。印证见宗后,才可以自己印证自住的直觉智慧,同时深悟此性常恒不变,诸佛的一切功德妙用,无不从此性中圆成,因此在承当之下,保任此性,不向外求,直至圆满菩提果觉。

《恒河大手印》中结归初要说:“洞达离生灭有无诸边,超越语言分别境,而自安住离言思之智慧性境中,此指法身体性智瑜伽见宗。如不识此妙而修,则是未离心之作用,及有为之见,与自性大圆满道悬隔,不得无修光明轮。”由此可见,初要修习中的打开本来,彻见法性本体,是一切修行中最重要的开始。

第二要正定的修习

正定的修习是在成就正见后进行的。所谓正定,就是时时不离性体的无为而安住不动。因为在修习正定时,要使现前一念之心如同流水一样,任它的流逝而不作任何的控制,所以无为任运能使心念自然安住,进入自性的正定。因此在心念的起伏时不作肯定其善的动机而成立此念,或否定其恶的动机而进行遮遣的观念,这样以无作的任运之道去观照自心,就可以获得法身清净不动的真实自相。由此可知,当心念起时,不要随之产生虚妄的分别,应该直觉地了知现前之念,不随着它们各种流变内容而有所迁流动转,这一直觉了知就是自心智慧的功用与观照力。

一个进行正定修习的人,在一切时间里,无论是平静的处所或喧闹的环境,都应该以直觉的智慧去观照,心中不生厌喧取静的妄执,那么自性就能平等而住。进一步进,放逸不修与勤积修习,在法性上是平等一如,而没有功过与增减的,因此,修习正定的人既不可著于放逸之于而流入毁犯,也不能克求勤积的修习而取染于虚妄的功用,而只能随自己的本份与因缘的情况无为安住,才可以与正定相应。

修习正定时,对于贪嗔烦恼的到来,或者有苦乐的感受时,都不应被虚安的现象所迷,应该了知,烦恼,苦乐的自性本来空寂,都是法尔而生的幻想,因此既不去着意断伏烦恼,也不可产生厌离或欣求的心理,一味观照本空心体,就可以获得法身的妙用。如果对这样幻想不能了达本空而自然任运,就必然会因迷幻相而使妄念纷驰,坠落在凡愚妄见与妄情中。所以,对于烦恼及一切虚妄境界现前时,应该不随之迁流,而常常处于无修的大自然的自性正定的安住中。

无论在什么时间,在何等修习层次上,只有时时认识直指的见宗,无为安住,那么,一切佛法都已经完全融摄其中了!因为修习正定的人,不可以在各种各样的妄念起伏上作各各不同的调伏对治,因为妄境与妄心对治就会失去见宗的清净无住而落于对境相的妄执。

妄念与烦恼的当体都是法身本觉的智慧相,它们的自性也就是法身本体光明的真实相。修习正定的人,能够在妄念与烦恼上,直觉了知其体本空,不染不着,就称作安住于本体的光明;对于直指自性光明的见宗,假使能够熟习它的本净自相,就是进入了行道的始觉的光明,而任运在这无分别体与道的两种光明的自相,就是所谓的光明母子相会──本觉之母与始觉之子的契合相会。

修习正定的人最重要的是不忘失已经体认的见宗自相光明,而在应缘对境的观照功用中所产生的妄念与烦恼,绝对不可以起任何遮遣与成立或取舍等,这是进入正定保任的关键之处。

这样护持直觉观照的时日一久,就会出现乐、明、无念等的功力境相,这些境相因为仍是细妄的执着,所以就会遮蔽本无一物的自性净裸的面目,此时应当用智慧观照其虚妄性,揭开这一层的皮壳,自性的真实面目才能够赤裸地显现,这是以内照的智慧来破除功力境相的妄执,从而达到正定的明朗。所以,修行正定的人,在进入细心时,应该常觉察自己,除去乐、明、无念等的覆盖。

当修行正定的人,出现乐、明、无念等功力境相以及世间欢乐愉快等现象时,而自心的观照力不足,往往被它们所覆盖。这时可以运用力念方便能括的“泼”与般若能断的“吒”两语音,特此语言时,观想猛然从上落下,就可以顿破贪着功力的皮壳,重新呈现赤裸的智光。借此语音的加持,是一切时间中能够保任离绝道验的关键与要点。

对于无可言思的自性已经了彻的人,入定和出定的两种行持对他来讲是没有区别的;上座与下座的修持也是没有区别的,因此,进入这一层次的人,就是不修的大修,是自性安住于平等普遍的智慧中。证入这正定的瑜伽(相应)之道的人,不象河中的流水一样,即不需要任何微少的修证,也没有刹那的妄想驰散,而是常处于无作任运的正定之中。

对于这自性大圆满根本道有成就如卍字日的人,也即对于圆满法的如量得解,或可顿时获得解脱,也就是说成就了色心大离体所显的一切法身的妙用,此时即有多功能的意生身及神通妙用的证启。就可超越能修所修的相对界域。假使还未得到坚固,也就是心中仍会现起妄念,或被外力所影响,那么仍须舍离缘务等使心驰散的处所,到寂静处一心精勤善巧修习禅定,坚固正见,聚集道力,否则的话,纵然长期的修习,因为心力不足,不能坚固自持的缘故,对于道的证验就不会出现,所以就难以证入法身妙用。因此,在寂静处闭关修习的好处就是转化在生活习惯或其行仪上容易染污的习性,所以专心精进正定,能够开启根本定心上道力证验的智慧以及后得的智慧,而相互融摄,获得成就。

闭关的修持,虽有环境及护关人以及依赖于根本定体的行持,但如果不知道长养后得智,使它与行仪相符合,那么,在各种行仪上就落于对治法,这就不可能征服各种因缘的困袭,致使被妄想烦恼的因缘牵入凡愚的障碍中,所以长久保养和了彻后得智,更显得重要。而保养与了彻后得智,也没有其它另外的方法,只是时时不离法身空寂的本位,在正见上不落于能所是非等分别之心,使之任运自然,常常保任是惺惺寂寂之中。

以上所述的第二要正定修习法,究其实质,也就是依于正见的分别自性的止观法门,这即是无为俱生法尔的自相,同时也是一切行持法门的心要。如果用分别心离开自性去作有为的修习等于是投入了罗网,是没有解脱之日的。而这无分别的止观,就是法身自住的赤露智慧,它不从外来,完全是如来藏心所开显的本有功德。因此当进入正定后,必然决定要护持本来曾经被无明所迷的觉性心,使之相续不断,任运圆成,不再迷失。

第三要正行的修习

从正定到正行的修习,其中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成就解脱智的道力,仅仅只住于休心息虑的行持状态,仍旧不能超越色界及无色界的束缚。因为没有成就解脱智的道力就不能自在地克制贪嗔痴等烦恼的缘起以及诸行的业境迁流,于是就不能超越其界的束缚。因此之故,在未获得决定的道力时,遇到喜顺的境缘时便生起贪染爱着,而在逆拂的境缘中则生起嗔恚对抗的心理,比如对病中的疼痛,便易生起苦受的妄想等。而这所起的一切顺利境缘都是自性的功用所显现,但未得解脱智往往被其所转,而失去自性的正定。因此只要具备了解脱智就能超越境缘的染着。所以,在正行的修习上,对解脱智的体认是最极重要的。

假使未获证心念起灭的法要,那么,在生灭念上所渗漏的妄心便都成了轮回的业因。因此,不论是粗妄念或者是细妄念,均须在起灭时随之而扫尽,并随之保护自性空寂的正观。这就是说,要在心念起灭上不以纵任而使之成为炽然的妄心业流,但对生灭诸念,也不可用观念来对治妄念,只要能够时时不离自然的本体,用法身智慧去任运观照,使妄念不相续下去,就能与妙道相应。这就象在水面上画图画一样,一边画一边也就随之消失。但要注意,妄念虽然自然消灭,还未算作清净境界,因为这时仅仅了知妄念境界,但仍旧还没有彻底断除惑乱的业流,所以未能解脱三界的束缚。因此,必须在了知妄念自灭的同时,立即识知显现自然本识的智慧性体,就能够自然地安住于清净本然中,这样修习,便在妄念灭处的当下清净随之而得,这是正行修习上更为重要的关键。

在妄念起灭的同时,随来随空,正如水上绘画一样,是不留痕迹的。由此可见,心性之体本来就是清净的,妄念起而自起,妄念灭而自灭,其本位的观照,绵绵密密,相续不断,这样的正行修习,就可以证得任运的自性大道了。
所以在妄念起的时候,任之起,不作对治克制,这妄念起来之际,应该立刻直觉而照知,这所起的妄念都是本元清净的觉道正行,而不是离开妄念别有所修。因为功行到了这一层次,心中毫无粘滞,妄念全体是妙用,——念中具备了恒沙的道行。所以从真俗不二的妙谛上说,无念就是有念,有念即是无念,念而无念,无念而念,正起念之际,不见有念可起,归于无念之时,不有空寂之见,完全是真心的灵妙受用。

依赖妄念去调修法身,那么自心中所现的妄念都是因调修之力而呈现为自性的微妙受用,也就是说五毒妄念所现的粗执妄相,都能够使之具有自性的解脱的光力,时时照明其本空而成就法身的灵妙受用。

一切的妄念,都是由自性通彻境界中所起的妙用,因为有无取无舍心的护持之因力,妄念的生灭也就完全无法超越法身妙用的境界。就妄念相的一边说,虽然具有无明色相,但就它的自性说,是完全不能超出法身智慧的清净心。所以,在广大不断的光明观照下,妄念的自性原本就是空净的。

如果力量未充足,还须注意三修门的行持。

(-)身修——离诸作为,如世间无益之事及其他出世之行法等,唯安闲宽坦宁身安住。

(二)语修——无益之世间语及咒诵均止,安静如谷。

(三)意修——离戏论思量比对心想,即观想作表亦止。自头至足,空如竹筒,心等虚空,绝一切分别,离沉掉无记,使意念等持惺寂,灵照无取舍执着,住于本妙明净体性中,即大手印定。

常常如此无修而修,忽于刹那间,如暗室灯燃,光明开朗,涅槃自性,俱生本觉之智光,全体毕现,立证无上正觉道。

通过如上方法的长久的修习,就会达到妄念来时就自然有道力起来调治,并证入动静一如的境界,获得坚固不坏的三昧正住。

无为正行的功用到了最极的时节,虽然在外表上显现喜忧疑虑等的妄念境界与凡夫一般无二,但内在却与凡夫对成坏等妄境的实有执着完全不同,凡夫是随妄境去结集行业,是随着贪等妄力受其转移的。而正行则完全是妙用的显现,因而当心念起来之时,立即识知妄念的各种相貌,而正在识知之时,妄念之相也当下随之而灭,比如遇见旧时相识之人一样;其次则妄念必然自灭,比如蛇结自解一样;最后是妄念无利无害而随灭,比如盗贼进入空房一样。这样的功用,是解脱法中的妙要。

如果仅只知道正念的修习,而不明如何解脱妄惑,还与修习禅定的功效一样,是不究竟的,不能断惑证真,获得解脱。因此如不具备这种解脱道法妙要的修习,虽然依赖心力能够坚固地安住于禅定,也仍是落于上界禅定境的束缚,不得成就菩提大道。

如果仅以了知妄念起住为满足的人,则是与下劣狂惑没有区别,或者偏着于空而求法身印契的种种思量,因为没有解脱道力,所以在遭遇恶缘时,则所修持的功力无法解脱境界的束缚,反而于中自观各种过失,忘失正行的无为。
因此修习正行者应明白:妄念的起灭自体本空,所以无论是什么妄念,终归于寂灭。而妄念的寂灭,都是自然的寂灭,因为随妄所起,其体本净。这寂灭解脱之相,就是自性现量解脱的唯一要决,也就是自性大圆满殊胜法门的不共要妙。具足了这殊胜要妙,不论所起的是什么烦恼妄念,都显现为法身自体,妄念全体是智慧,逆缘都成为助道的伴侣;烦恼都成为觉道的妙行,这样就达到了不舍轮回而安住于清净解脱的世出世间不二的中道实相境。悟证此道后,在一切染净或缠缚中,都圆成无功用的修证而任运自在。如果不具备上述的解脱道力,虽有至高的见地,甚深的修持,对于自心本体也是没有真正利益的,因为烦恼力未退,不是真实的大道。假使证得这妄念自起自灭的妙要,虽然毫无至高的见地的修习和甚深修法的缘依,也能够依真性要妙之道从人、法二执的缠缚中获得解脱。这譬如到了金州,没有其它杂石可寻,因此在妙要的正行修习下,所起的任何动静妄想都是现成的真实定境,要想另外寻一个能迷乱自性的事物,也不可能。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