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二期安祥禅的特殊意义——我对安祥禅的认识
 

安祥禅的特殊意义

——我对安祥禅的认识

粟一

1、现代人需要禅

现代世界物质发达与精神贫困的对照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基于这一事实,才有种种反文化、非理性思潮的流行。较深刻者如存在主义和心理分析学,二者对处于科技、工业社会中的现代人的生存境况、心理失调的种种现象进行了细致而深入的分析,如现代人的焦虑、恐惧、无家感、疏离感等等。心理分析学家容格(Jnng)一言括之为“现代灵魂的烦恼”。弗洛姆(Fvonnm)进一步分析了现代人精神不安的种种社会、文化根源,并作了详细的调查,列出了西方各主要工业国家精神病发生率逐年递增的数据(弗洛姆,《健全的社会》),以说明现代人正经受着严重的精神危机。
然而,西方思想家尽管业已认清现代人物质丰裕、精神贫困的种种社会、文化根源,尽管也提出了种种解救、治疗的方案(如萨特之选择、加缪之勇气、弗洛姆之健全社会等),却不能真正地拯救危机中的现代灵魂。因此之故,本世纪,尤其是50年代以来,已有相当多的西方人开始转向东方,祈冀在东方文化的智慧中得到“安心”的方法。近几十年来西方社会中东方古学(如瑜伽、气功、武术、禅等等)的盛兴正是这一寻求的体现。其中最受欢迎的即是禅。现在西方各主要国家已成立起许多禅学研究和实践机构,包括国际性的禅定中心。中国和日本的许多禅师在西方的弘法已卓有成效。

2、现代人更需要安祥禅

但在现代流行的众多禅法中,无论是西方还是国内,主要为大家所实践的仍然是各种传统的禅法,如传统的四禅八定(世间禅),中国的天台止观及宗门禅的参活头等;西方还比较重视密乘的金刚禅。这些传统的修持方法自然是极优胜的。但对于现代社会、现代大众而言,其普适性和现代性是不够的。法无高下,方便有别。对现代社会,需要现代的方便。耕云先生提出“安详禅”来,实在是具有特别的意义。因为安祥禅“是为现代人而揭橥的”,“是为大众而提出的”(《安祥集·禅的认识与修学》)。现代社会的生活形态已非古时。工业社会的特点是节奏快、讲实效。就外在条件讲,工业社会的环境大异于农业社会。过去参禅,可以参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废寝忘食、大死大活的境界,现在个别人虽然仍可一试,但对于大众是不适合的了。正如耕云先生指出的:“现在见汽车不是汽车,见火车不是火车,见楼梯不是楼梯,就危险得很了。”所以这种方法“不太相应现在”(同上)。更关键的是内在条件,即现代人的根器。末法时代,人根陋劣,业障深而福慧薄,无论祖师禅之参话头还是如来禅观心,对于现代大众都是很困难的了。早在唐代,善导和尚指出末法时人“境细心粗、观难成就”(《净业专杂二修说》),何况现今去圣更遥。故净宗行人每强调持名念佛最当末法之机。就禅而言,求其当现代大众之机者则莫如安祥禅了。因为安祥禅是专为现代社会的大众而提出的,它简单、明了、直接、了当:“安祥禅没有任何限制,你昨天怎么生活,今天还是怎么样地生活;今天怎么过活,明天还这样地过活,不需要你改变外在,只要求修正内心,只要你自尊自重,自我发掘,自我认识,自我肯定,自我净心,自我提升,自我完成,非常简单”(同上)。一言以蔽之:“自净其意”,这正是佛法(“心地法门”)的核心。

3、安祥禅的特殊意义

在佛教的发展过程中,相应于新的社会条件,不断有新的方便产生,所谓“更以异方便,助显第一义”。安祥禅相应于现代工业化的大众社会,特标“安祥”两字。因为“现代灵魂的烦恼”,关键即是心灵的深处失去了安祥。现代人逐物沉迷、抛弃责任,个人主义膨涨而有种种焦虑、不安、反文化、非理性 ,落于内心,即是安祥的丧失。正如容格所指出的:“世界的动乱与我们意识纷乱是一回事”(容格《现代灵魂的自我拯救》)。心病心治,安祥禅的提出,正是现代的直指本心。“安祥”非它,乃是正受,乃是禅的生命,乃是生命幸福的源泉,乃是“法的 现量:安祥是全等的法──是和盘托出,摆在你面前的生命,乃是法的现量”(《安祥集·禅的认识与修学》)。究竟而言,安祥是圣者的证量,是圣者的果觉。就其起源,安祥禅就是祖师禅。但过去没有提出“安祥”两字,而是教人参话头、自观心、冷暖自知,因为古人业障薄而根器利。棒喝机锋等接引学人的方法乃古时的方便。今时为大众考虑 ,简明如赵州茶、云门饼,都纠缠不清,愈搞愈糊涂,倒不如直接了当,提出安祥两个字,用收“以楔出楔”之效,或可省掉学人的许多捞摸(同上)。所以耕云先生将法的现量,圣者的果觉“和盘托出”,此正是现时代的直指本心。我们若深切地体认“安祥”两字,仔细沉玩“安禅之美”,时刻不忘“安祥之美”,却垢止恶、穷理明心,努力做到“秒秒安祥”(管带),即是以圣者之果觉为我修行之因心,不必参究,不劳宴坐,不废世法而行佛法,于现世即尝法味。由此可见安祥禅对于现代社会的胜异方便。这也正是安祥禅的特色:“过去禅偏重出世,现在的禅应该偏重于入世”。安祥禅正是“重入世、是为大众设计的”(同上)。安祥禅属于祖师禅,却是现代的祖师禅。其现代性和普适性,正是安祥禅的特殊意义所在。太虚大师提倡与现代相 适应的“人间佛教”,即是本着这一思想:“根据佛法的常住真理,去适应时代性的思想文化,洗除不合时代性的色彩,随时代以发扬佛法的教化功用……如是,即为本人所提倡的弘扬佛法的新的意义”(《太虚大师全书.新与融贯》)。安祥禅正符合这一“弘扬佛法的新的意义”。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