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二期永嘉禅师与永嘉禅
 

永嘉禅师与永嘉禅

禅心

唐代著名高僧永嘉禅师,与历史上许多高僧大德一样,他一生为佛教的弘法事业奉献了自己的身心,慈光所及,人天普利。其光彩形象,千百年来,一直受到广大佛子的钦仰赞叹。

永嘉禅师先习天台教观,悟道后印证于六祖座下,与青原行思、南岳怀让并列为六祖门下三大禅将。一首《证道歌》流传久远,是禅典里最令人喜见乐闻的禅歌;一部《永嘉集》,融会台禅,真机独露,阐述禅宗悟修圆旨,为禅林中一枝独秀。他的门下虽不及南岳、青原二系人才辈出,形成五家宗派而禅风广播,但永嘉禅师一生的高风亮节及其禅法顿渐并行的独特风格,却是非常适应难以起疑情、参话头的现代人修学。因此了解禅师的修证及弘法过程与禅法的修学次第,对我们研讨禅的门径极有好处。本文即就永嘉禅师的生平与永嘉禅法,略作论述,以期抛砖引玉。

一、永嘉大师生平事迹

永嘉禅师,温州人,俗姓戴,字明道,法名玄觉,号一宿觉。生于唐高宗麟德元年(633),寂于唐玄宗先天二年(712)。

禅师少年舍俗出家,受具足戒后潜修于温州西山龙兴寺,他精持律仪,常悦禅寂,同时对当时已传译来的三藏经论进行研习。不久,有感于天台法门的博大精深与切实可行,便一门深入,专精天台教观。

唐庆州刺史魏静在《禅宗永嘉集》序中赞叹禅师的修学过程道:少挺生知,学不加思。幼则游心三藏,长则通志大乘。三业精勤,偏弘禅观。境智俱寂,定慧双融。遂使尘静昏衢,波澄玄海。心珠道种,莹七净以交辉;戒月悲花,耿三空而列耀。加复霜松洁操,水月虚襟;布衣蔬食,忘身为法,伤含识,物物斯安;观念相续,心心靡间;始终抗节,金石方坚。

禅师三学齐修,止观双运,解行并进;于精勤心中,圆解忽然大开。进而发心专修三昧以期实证。见龙兴寺旁别有幽邃胜镜,遂于岩下自构禅庵,默默禅修。不久,便体入无生,深证实相。

天台宗第八祖左溪玄朗与六祖门下东阳玄策禅师,因访道来温,见永嘉禅师悟证甚深,因无大德印证,他人莫信,难以弘传禅法,玄朗禅师便激励他与东阳策同去曹溪,面见传承禅宗正脉的六祖大师,以求印证。

永嘉禅师与东阳策一同到了曹溪六祖道场,他左手拿着净瓶,右手持着锡杖,一进门便以作家的手段:“振锡杖携瓶,绕祖三匝。”不顾沙门的威仪礼节,直以本来面目与六祖相见。

六祖见而问道:“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

作为一个出家人,在进入道场法会时,应具足三千威仪与八万微细之行。而大德你却不顾礼仪,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如此骄慢无礼?

禅师则以沙门本分事回道:“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为了生死的大事和无常的迅速之故,已顾不得区区的威仪与细行了!

六祖听后立即征问道:“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你既已知道生死事大,无常迅速,那为什么不直下去体悟无生无死的本体,了达无起无灭的本源而超越迅速的无常流转呢?

禅师托出了本地风光:“体即无生,了本无速!”万法的当体即是无生无死的真性,了达无起无灭的本源佛性,即是真常妙德。此际已经超越了相对世界,故绝无变灭流转可言!

六祖见禅师一言中的,确已悟入禅门宗旨,深得佛祖心要,即点头认可道:“如是!如是!”

禅师的廖廖几句对话,便得到当时禅宗中威望最高、亲传佛祖衣钵的六祖大师的印可,这一事件,无疑像一粒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使座下大众无不愕然,其中未能于言谈之下,领悟作家相见时心心相印的妙趣者,故有惊愕与怀疑。

永嘉大师见大事已毕,于本份事上巳了无一法可得,故不必留学于六祖座下,即以沙门威仪参礼六祖大师后,准备立刻下山返回温州。

六祖见一座大众未能于言下回机、返照自己本来面目。为使大众深明禅旨,也为了使天下人更能起信于永嘉禅师的悟证,所以又借机勘问道:“返何速乎?”你从温州远远地赶来,又立刻要回去,为什么这样匆促呢?

禅师时时不离妙明真心,随即应声答道:“本自非动岂有速耶?”真如本性,湛湛寂寂,本无来去动转,哪里有来去匆匆之说?

六祖见禅师从体上回答,便从相待的知与境上来征问:

“谁知非动?”是什么人知道没有动呢?可见六祖想套出真知与妄知,从而判断真悟与否。

“仁者自生分别!”禅师说,如果你在知与动的相待相上去理解,那只是你自心所生的分别而已!

六祖闻言故意赞道:

“汝甚得无生之意!”你的回答已经证明了你已获得无生意旨了。

“无生岂有意?”无生是真空湛寂不二之性,此中言语道断,心行处灭,难道还有意旨可得?禅师深谙个中消息,不落圈套,故反而问道。

六祖是传佛心印的禅学大家,决不会放过这关键的一环,故又征问道:

“无意谁当分别?”没有意旨,那么是谁在现前之境中而分别了知呢?

禅师则即体而用,妙机顿露:“分别亦非意!”

真空无生之体,离凡夫分别之意念,其性湛湛,但又不是木头石头,不能活泼应用,它是湛湛寂寂,感而遂通的灵妙真心,虽随机起用,分别一切,又不落情意,不随境转,是超情离见的。因此,无生无所不生,无知无所不知。证悟者已消融意识,返本妙明,故分别随机而启,自性不动,寂照不二。

禅师道出了自己所证悟的现量真境后,六祖见其悟证甚深,智光迸发,在一座大众前由衷地赞叹道:“善哉!善哉!”

唐代的禅风是朴实的直指法,师弟在言谈中便可一念回机,荐得自性,因此不用机锋转语。永嘉禅师在动与不动、分别与无分别、意与无意、生与无生等禅宗悟修关键问题上,一一流露出禅悟者的内心般若智光,不仅六祖为之赞叹,千百年来的禅学者,阅了这段公案,也无不为之深深叹服。

六祖以沙门的因缘情谊,挽留禅师在山中一宿。当晚,禅师从其悟证的心中,流出了一首千古不朽的《证道歌》。据历史记载,当时曹溪附近许多人都看到了虚空中闪着《证道歌》的金字梵光。于是人们更加饮佩禅师的悟证与德行的高深,虔敬钦仰,尊号他为“一宿觉”。

由此缘故,禅师便名闻遐迩,“学者辐辏”。禅的求学者蜂涌而来,聚集在温州龙兴寺永嘉禅宗道场,虔求禅的甘露来滋润生命的心田。永嘉禅师以无限的悲心与宏深的愿力,舍已利人,开始了禅法教导,接引众生进入佛法的真实悟门,了脱无始的生死业缘,开发无尽的种智。

魏静在《永嘉禅宗集序》里又这样赞叹禅师悟后的状况:

浅深心要,贯花惭洁,神彻言表,理契寰中。曲已推人,啧凡同圣。则不起灭定,而秉护四仪。名垂当时,道扇方外。三吴硕学,辐辏禅阶;八表高人,风趋理窟。

可见其影响极大,如新罗国宣法师,吴兴的兴法师、庆州刺史魏静等皆拜学其下。

禅师弘扬禅法至唐先天二年十月十七日,因见所度机缘已尽,于龙兴寺别院端坐圆寂。

禅师圆寂后,从西山脚到寺的一里路上,拥挤着来送殡的弟子,“人物沸腾”,可见禅师道德威望深入人心。十一月十三日,禅师的真身殡于西山之阳。唐元和中永嘉郡守发坟视之,见遗体如故,便于温州松台山营造净光塔,移真身于塔中。唐僖宗赐谥为无相大师。明代温州高僧逆川大师重修净光塔,更显庄严。到了清代雍正皇帝又敕封为洞明妙智禅师。

永嘉禅师传法弟子有:惠操、惠持、等慈、元寂等。他们结集了禅师生前上堂开示禅要为《永嘉禅师法语》一卷。唐庆州刺史魏静整理了禅师生前著作成《永嘉禅宗集》十卷,并为作序,使之流传至今。此书后来被译为梵文,由梵僧带到印度,当时印度佛教尚盛,深叹永嘉禅师为佛陀再世,并称此书为《东土大乘论》。

二、永嘉禅法述要

永嘉禅法分为二部分:一是《证道歌》所述,属顿法;一是《永嘉禅宗集》所述,属渐法。就传承法系来看,永嘉禅顿法是属六祖的禅宗正脉,在《证道歌》中对于禅系有这样的述及:

“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第一迦叶首传灯,二十八代西天记。法东流,入此土,菩提达磨为初祖。六代传衣天下闻,后入得道何穷数。”

又自述得道的源委说:“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因此,永嘉禅法的根本禅系是曹溪一脉的。

永嘉禅渐法,据《禅宗永嘉集》的内容看,其主干为禅,其行布之法为止观,中间缀以禅师自己悟修的经验,而侧重点仍在天台止观的修法,这与禅师从止观入道分不开。

永嘉禅顿法是极其圆妙的究极之道,它是“不除妄想不求真”的顿悟顿证的真现量境界,因此是“但得体,莫愁末”的“直截根源”之法。中下根器的行者,难以从顿法中入门,因为没有具体的方法之故。

永嘉禅渐法,分为十门的次第,步步都有具体的悟修方法,而其悟证仍可深达顿法中的一切真现量境界。因此宜于中下根器次第修学,可逐渐证悟甚深圆妙大道。

以下扼要地介绍永嘉禅法十门修证次第,使初心习禅者。略窥其中端倪。

第一门慕道志仪

禅师云:“夫欲修道,先须立志,及事师仪则,彰乎轨训。故标第一慕道仪式。”

此初门中,禅师列出观三界、亲善友、早晚问讯、审视乖适、问何所作、瞻仰无怠、数决心要、随解呈简,验气力,见病生疑、委的审恩。日夜精勤、专心一行,忘身为法等十四种初入法门,依止明师的心遵仪式。

第二门诫骄奢意

禅师云:“初虽立志修道,善识轨仪,若三业骄奢,妄心扰动,何能得定?故次第二,明诫骄奢意。”

此门中禅师诫勉行者应珍惜衣食,思其来处不易;不贪恋五欲,须一心求道,为法志躯。并诫勉道:“夫欲出超三界,未有绝尘之行;徒为男子之身,而无丈夫之志。但以终朝扰扰,竟夜昏昏;道德未修,衣食斯费;上乖弘道,下阙利生,中负四恩,诚以为耻!故智人思之,宁有法死,不无法生,徒自迷痴,贵身贱法耳!”

第三门净修三业

禅师云:“前戒骄奢,略标纲要,今仔细检责,令粗过不生,故次第三,明净修三业,戒乎身口意也。”

此门是述净修三业十善之行,即戒律在四威仪及六根所对中的具体化与细致化,同时也是定慧学修的初步方便入门处。是奢摩他正修法的基础。

(一)净修身业

1、不杀害一切生命而殷勤拔济,方便救度一切生灵。

2、不偷盗而布施,令一切众生获得安稳。

3、不邪淫而观不净,观苦报,常修梵行。在修身业时还应:“日夜精勤,行道礼拜。知身虚幻,无有自性。色即是空,谁是我者?”修析空了达无我,使“不以恶求,而养身命”,并应:“节身俭口,不生奢泰,闻说少欲,深乐修行”。这样净修身业之行,便是入贤圣之道。

(二)净修口业

1、以正直语除绮语:行称法说与称理说。

2、以柔软语除恶口:行安慰语与宫商清雅语。

3、以和合语除两舌:行事和合语与理和合语。

4、以如实语除妄语:行事实语与理实语

禅师述观修法云:“善是助道之缘,恶是败道之本。是故智者,要心扶正,实语自立。诵经念佛,观语实相。言无所存,语默平等。”

(三)净修意业

这即是正修的方便。先须了知善恶之源,皆从心起。无明妄想执我之心为邪念根本,“是故智者,制而不随。”次修正观之法,禅师云:“云何正观?彼我无差,色心不二。菩提烦恼,本性非殊。生死涅槃,平等一照。……当知诸法,但有名子。……何以故?法不自名,假名诠法。法即非法,名亦非名。名不当法,法不当名,名法无当,一切空寂。”由此观照,当证达绝相离名,心言路绝的寂灭之境时,便无明顿断,心源即恢复本净。

第四门奢摩他颂

禅师说:“前已检责身口,令粗过不生,次须入门修道渐次,不出定慧五种起心,六种料简。故次第四明奢摩他颂也。”

此门即天台止观法门中的体真止法。根性较好者,可以在即心无心,即知离知的寂寂惺惺中,悟入真空妙性。如不然就须依次第悟入的方便,五种起心,即故起、串习、接续、别生、即静的五种心念。前四种是病,后一种是药,以药治病,病去药亡,五念便一时停息,即名一念相应。一念相应一念佛,真空灵知之性自然现前。所谓六种料简,即是在一念相应之时,要勘验是否真实,故须识病、识药,识对治、识过生、识是非、识正助。以此六种料简、不使禅心落于偏邪,未悟谓悟,未证谓证。

第五门毗婆舍那颂

禅师云:“非戒不禅、非禅不慧。上即修定,定久慧明。故次第五,明毗婆舍那颂也。”

此门即从上门的真空性定上,进一层修于观慧,以照缘生,使在智镜中了达无缚无著,从而证得境空、智空的二种智慧,成就般若无知而无所不知的真实妙用。这门观修之法,与天台宗的假观相类似。

第六门优毕叉颂

禅师说:“偏修于定,定久则沉;偏学于慧,慧多心动。故次第六,明优毕叉颂,等于定慧,令不沉动,使定慧均等,舍于二边。”

此门述即照即寂,非照非寂的中道正观之法,以定慧均等,圆成无缘大慈为妙极,是永嘉禅法中的精髓所在。观心之法分为十门,兹简述如下:

(1)法尔门──三谛一境,三智一心,智境冥合,三德宛然。即心为道,寻流得源。

(2)观体门──一念即空、不空、非空非不空为观心之体。

(3)相应门──①心与空相应,则讥毁赞誉,何忧何喜?②身与空相应,则刀割香涂,何苦何乐?③依报与空相应,则施与劫夺,何得何失?④心与空不空相应,则爱见都忘,慈悲喜济。⑤身与空不空相应,则内同枯木,外现威仪。⑥依报与空不空相应,则永绝贪求,资财给济。⑦心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相应,则实相初明,开佛知见。⑧身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相应,则一尘入正受,诸尘三昧起。⑨依报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相应,则香台宝阁,严土化生。

这三个层次,九种境界,正是修道者获得相应的不同的实证境界。

(4)警上慢门──若与以上九相应境不符合,则说明全未相应。

(5)戒疏怠门──修心必须入观,非观无以明心;心尚未明,相应何日?勿自恃!

(6)重出观体门──只知一念即空不空,非有非无;不知即念即空不空,非非有,非非无。

(7)明是非门──破滞是非的迷惑心,以心不是有,心不是无,心不非有,心不非无的四句,来辗转破斥滞于“是”与“非”的执心。

(8)简诠旨门──合于宗、明于旨,则言观不存,不立文字,不著观行。

(9)触途成观门──方便立言与随机起观,不妨碍中道理性与真实妙观,所以内外典籍,有情无情,无非佛法妙道。

(10)妙契玄源──悟心之时,不滞于言观,照理会旨则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入不思议的如来藏心之妙源。

第七门三乘渐次

禅师云:“定慧既均,则寂而常照,三观一心,何疑而不遣?何照而不圆?自解虽明,悲他未悟。悟有深浅,故次第七,明三乘渐次也。”

此门是述悟道者,以无作妙用,兴无缘大慈,随机起应,顺物忘怀,方便施设三乘教理行果,济度上中下三种根性。

第八门理事不二

禅师云:“三乘悟理,理无不穷。穷理在事,了事即理。故次第八,明事理不二,即事而真,用祛倒见也。”

此门为融通事理,使修学者不执理废事、迷名滞相。指出:“万法本源,由来实相;尘沙惑趣,原是真宗。故物象无边,般若无际者,以其法性本真,了达成智故也!”所谓“事理不二,迷悟有异。”迷惑者,认为实有形声;开悟者,则知万物阒寂。因此,真谛不相背事理,事理的本体就是真谛,妙智不异于现前了知之心,即了知的本性元是妙智。

第九门劝友人书

禅师云:“事理既融,内心自莹。复悲远学,虚掷寸阴。故次第九,明劝友人书也。”

此门是左溪玄朗来信招永嘉大师居深山修道。大师复信指出:未悟道不宜居山,应先参明师,待悟入后可居山深造,因为:“若未识道,而先居山者,但见其山,必忘其道。而先识道者,但见其道,必忘其山。忘山则道性怡神,忘道则山形眩目。”所以修行者所重视的是道,并非居处的幽寂与否。“是以见道忘山者,人间亦寂也;见山忘道者,山中乃喧也。必能了阴无我,无我谁住人间?若知阴入如空,空聚何殊山谷?如其三毒未祛,六尘尚扰,身心自相矛盾,何关人山之喧寂耶!”

这的确是对贪求山居幽静而不明佛道者的当头棒喝。许多学道者,为了追求环境的清静,而滞于外相,闹得身心不宁,反而失去了悟证的契机。

第十门发愿文

禅师云:“劝友虽是悲他,专心在一,情犹未普。故次第十,明发愿文誓度一切也。”

此门中,大师发愿世世童真出家,弘扬佛法,愿以三宝之力方便救济一切众生的苦厄,度脱一切烦恼,普使成就佛道。

上述永嘉禅师渐法的十门次第,虽然从浅至深,须按步就班地进修,但更应知渐中有顿,修学者处处融合圆顿妙旨,圆悟圆修,在次第而不着次第,方能符合永嘉禅的宗旨。

由于永嘉禅法顿渐并行的实修风格,其后影响台、禅二宗极为深远。明代中兴天台宗的月亭大师及再传弟子雁荡山的正智禅师,就深受永嘉禅师的禅法影响,盛倡台禅一致的学说,从而扭转了台宗后世只重讲教不重实修的流弊;同时使禅者从文字、口头之禅的颓风中,走向了真参实学。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