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一期《宗门武库》注释·讲解
 

《宗门武库》注释·讲解

楼宇烈等

八、真净和尚退洞山①,游浙至滁州②郎琊起和尚③处,因众请小参④,真净贬剥诸方异见邪解,无所忌禅。下座,见起和尚云:“堂头⑤在此,赖是别无甚言语。”起云:“尔⑥也得也。”两人相顾,大笑而去。

注释:

①真净:参见第一则注⑩《禅》1990年第3期第69页。洞山:位于今江西高安。

②滁州:安徽滁县。

③朗琊起和尚:宋临济宗杨岐派僧人,名永起(或作水起),湖北襄阳人,白云守端法嗣。生卒年不详。《续传灯录》卷二十有传。

④小参:禅林用语,指随时之说法,以别于上堂说法之大参。

⑤堂头:原指禅院住持之居处(方丈),引申为指禅林之住持。又称方丈、堂上、堂头和尚等。

⑥尔:金陵刻经处本作“你”字,下并同,不一一出注。

讲解:

这一则故事表示,批判各种异见邪说是每一位禅僧的责任。永起和真净在这方面大概是有共识的。因此,永起对于真净借他的讲坛,肆无岂惮地贬剥诸方异见邪解,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赞许说,你批评得很恰当。(楼宇烈)

九、叶县省和尚①严冷枯淡,衲子②敬畏之。浮山远③、天衣怀④在众时,特往参扣⑤。正值雪寒。省诃骂驱逐,以至将水泼旦过⑥,衣服皆湿。其他僧皆怒而去,惟远、怀并叠敷具⑦整衣,复坐于旦过中。省到诃曰:“尔更不去,我打尔。”远近前云:“某二人数千里,特来参和尚禅。岂以一勺水泼之便去?若打杀也不去。”省笑曰:“尔两个要参禅,却去挂搭⑧”续请远充典座⑨。众苦其枯淡。省偶出庄,远窃钥匙取油面作五味粥⑩,粥熟省忽归赴堂11。粥罢坐堂外,令请典座。远至首12云:“实取油面煮粥,情愿吃和尚责罚。”省令算所值,估衣钵还讫,打三十拄杖出院。远舍于市中,托道友解免。省不允。又曰:“若不容归,只随众入室13。”亦不允。一日出街次,见远独于旅邸前立,乃云:“此是院门房廊,尔在此住许多时,曾还租钱否?”令计所欠追取。远无难色,持钵于市,化钱还之。省又一日出街见之,持钵曰,为众曰:“远真有意参禅。”遂呼其归。

注释:

①叶县省和尚:叶县归省,五代临济宗僧,冀州贾氏子,住汝州叶县广教院,首山省念法嗣。

②衲子:和尚自称。

③浮山远:浮山法远,宋代临济宗僧,郑州人,从三交智嵩出家,嗣法叶县归省。欧阳修尝参其门下。后往舒州浮山,阐扬宗风。有《浮山九带》,为提示学人之宗门语句。谥号圆鉴禅师。

④天衣怀:天衣义怀。参见第五则注②,《禅》1990年第4期第72页。

⑤参扣:参拜叩问。

⑥旦过:禅林用语,指旦过僧所住之寮舍。行脚僧夕来投宿,翌晨即离去,取其夕来宿,旦离去之意,名旦过僧,其寮舍为旦过寮。

⑦敷具:卧具,被褥枕等。

⑧挂搭:又作挂单、挂锡,原指行脚僧投寺院暂住之意,此处指办理常住寺院手续。单指堂僧东西两廊的名单,衣钵就挂在名单下面的钩上,故称。

⑨典座:禅寺中负责众僧斋粥的职事。

⑩五味粥:禅家于十二月初八日佛成道日,混杂五谷而成的粥,又称腊八粥。

11赴堂:僧人斋堂用食。

12首:年龄长而法腊高者,坐于众僧之首,称首座。这里指首座的座处。

13入室:禅林弟子进入师傅之室参学问道,称为入室。

讲解:

这是一则禅门收徒的故事。

禅事十分重视选师择徒,相互间要进行多次试探和考验,法远、义怀和一批禅僧同去参谒叶县归省,在归省严厉的考验下,许多僧人都经受不起而离去了,唯有法远坚执初志,经受住了种种考验,最后终于得到归省的信任和接受,认为他“真有意参禅”。(张学智)

十、汾阳无德禅师①,一日谓众曰:“夜来梦亡父母觅酒肉纸钱②,不免徇俗置以祀之。”事办于库堂,设位如俗间礼。酌酒、行肉、化纸钱讫,令集知事头首③散其余盘,知事辈却之。无德独坐筵中,饮啖自苦。众僧数④曰:“酒肉僧岂堪为师法耶?”腰包⑤尽去。惟慈明⑥、大愚⑦、泉大道⑧等六七人在耳。无德翌日上堂曰:“许多闲神野鬼⑨只消一盘酒肉、两陌纸钱⑩断送去了也。《法华经》云:‘此众无枝叶,唯有诸贞真实’。”11下座。

注释:

①无德:即汾阳善昭禅师。参见第二则注④,《禅》刊1990年第3期第70页。

②夜来梦亡父母觅酒肉纸钱:据《续传灯录》卷一,善昭禅师“年十四父母相继而亡”(《大正藏》第51卷第469页)。

③知事头首:禅宗寺院把负责各种事务的僧人分为东西两班,东班称为知事,西班称为头首。知事包括都寺、监寺、副寺、维那、典座、直岁等;头首包括前堂首座、后堂首座、书记、知客、知岁、知浴、知殿以及各种侍者。

④数:这里读上声,责备的意思。

⑤腰包:僧人参访称为“打包行脚”。此处指背着行李离去。

⑥慈明:即石霜楚圆禅师,参见第二则注①,《禅》刊1990年第3期第70页。

⑦大愚:即大愚守芝禅师。参见第二则注③。

⑧泉大道:宋代临济宗禅僧,名谷泉,谥大道,泉州(治所在今福建泉州市)人,住南岳衡山芭蕉庵。《王灯会元》卷十二、《续传灯录》卷三有传及语要。

⑨闲神野鬼:这里是指那些离去的弟子学人。善昭禅师认为他们只是在自己门下滥竽充数,实际上够不上作门人的资格,因而称他们为闲神野鬼。

⑩两陌:一陌是钱一百文。两陌纸钱就是纸钱两百文,两陌在这里是约数,形容其少。

⑩①此众无枝叶,唯有诸贞实:这两句偈文出自《法华经·方便品》。据《法华经》中记载,世尊应舍利弗之请而为大众说甚深难解不思议法,会中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寒、优婆夷等五千余人退席而去,世尊默然而不制止。他认为这些人不堪信受甚深法义,并有增上慢,他他退席离去,就如同淘汰了无用的枝叶而只留下有用的果实一样,是值得庆幸的事情。所以“尔时佛告舍利弗:我今此会,无复枝叶,纯有真实。舍利弗,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汾阳善昭禅师在这里引用《法华经》中这两句偈文,意思是说现在那些不够资格而滥竽充数的学人都被淘汰掉了,最后留下来的几个弟子才算得是真正的门人。“枝叶”比喻不够资格的弟子,“贞实”比喻够资格的弟子。

讲解:

这是一则汾阳善昭禅师测验学人是否心怀执著的故事。

善昭禅师借自己夜间梦见已故父母要酒肉和纸钱的理由而在库房举行祭祀父母的仪式。祭奠事毕,他招呼门人把剩下的酒肉吃尽。由于饮酒食肉都是违反佛门戒律的事情,所以门人都不肯吃。于是善昭禅师独自大模大样地又是唱酒又是吃肉,全然不顾此行此举与佛教戒律相违背。众多学僧见此情景,谴责他是一个“酒肉僧”,认为他没有资格为人师表,因而背着行李便当即离去。只有楚圆、守芝、谷泉等六七位第子仍然留在会中。在善昭禅师看来,大多数弟子们看不惯饮酒吃肉,表明他们笃守戒律的要求,恰恰是心存执著和分别的表现;而楚圆等少数几个留下来的弟子们对于饮酒吃肉无动于衷,表明他们心无执着、意无分别。他通过这样一个小事就试探出弟子们精神境界的高低并迫使执著深重的学人离去,这样使得他的门下更为纯洁净化,诚值得庆幸。因此得意地说自己只用一盘酒肉几张纸钱就把那些滥竽充数的学人打发走了。次日上堂引《法华经》中“此众无枝叶,惟有诸贞实”两句偈文,既表示对离去诸僧的贬抑和留下诸僧的印可,也表示他对这次测验结果的满意。(邢东风)

十一、真净和尚①游方②时,与二僧偕行到谷隐③。薛大头④问云:“三人同行,必有一智,如何是一智?”二僧无语。净立下肩⑤,应身便喝。薛竖拳作相扑势⑥,净云:“不劳再勘⑦”。薛拽住杖趁出。薛见石门慈照禅师⑧。

注释

①真净和尚:参见第一则注⑩,《禅》刊1990年第3期第69页。

②游方:参见第一则注④。

③谷隐:地名,今湖北省襄阳境内。

④薛大头:宋临济宗僧,谷隐蕴聪的弟子。从师承关系上讲,查为真净和尚的师祖辈。生卒命不详。《续传灯录》卷第四目录中有谷隐薛大头和尚,但正文中无录。

⑤立下肩:立在人后,以表谦恭。

⑥相扑势:争斗状。

⑦勘:接引、考验之意。

⑧石门慈照禅师:即谷隐蕴聪,与汾阳善昭无德禅师同为首山省念的法嗣,比真净和尚早三辈,生卒年不详。

讲解:

相传临济义玄最早施用“喝”的接引方式,这一则正是参临济宗以喝接引学者的故事。

真净与二僧偕行到谷隐时,谷隐薛大头所提的问题委实难以直接回答,因此,与真净同行的二僧便无言以对,但真净虽谦恭地站立在后,却当仁不让地应声便喝,可谓当断即断,这正是临济宗机锋敏利的家风之体现。

当薛大头竖拳作争斗状时,真净便说:“不用烦劳再作勘验。”薛大头便将真净和尚赶了出去。(孙尚扬)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