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一期《安祥集》——我的挚友
 

《安祥集》——我的挚友

邱景之

我双手捧着《安祥集》眼泪如断丝的珠儿簌簌地滚落下来,我也不知道这是激动,还是悲伤。看着《安祥集》历历往事象电影一样又展现在我的眼前。

坎坷的人生道路使我变得冷漠,没有感情。多少年来,我一直把自己禁锢在自我的小天地中。痛苦的磨难使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想象中的真诚,人们的交往只不过是虚伪的相互利用。我总觉得我是生长在矛盾的漩涡中,总怕有一天因为我说 只会实话而被人吞掉。我希望人们把我忘掉,因为在我的心中我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留在人世间的只是一具尸体和一个幽灵,这尸体之所以死而不僵是因为它还有父母还有自己有家庭;这幽灵之所以消而不散是因为世道还存在着不公平。每当这幽灵再现之后,都会使我的心上又刻上几道深重的伤痕。道道伤痕犹如编成十字架压在我背上督促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爬行;道道伤痕又好像是千斤重担压在我的肩上鞭策着我在山涧间走钢丝,我虽然明知随时都有粉身粹骨的危险,但是,我总觉得在退怯中消失不如在前进中消亡。亲人们的劝阻哀求都没有感化我的心。因为“心”早已被怨恨、悲愤占领了。

一个偶尔的机遇使我有缘分读到了《安祥集》,读着读着心中的积怨逐渐的化成了“炁”慢慢地促进了肌体内部新陈代谢的循环,使我这颗冰冷、破碎了的心得到了修整和滋润。我突然明白了,宇宙造就了天地、造就了万物、造就了人也造就了我。天地赐给了我这个驱壳。我的一切痛苦、积怨、愤恨是因为自己的胸怀狭隘自己的心只想为这驱壳服务而导致的。我也认识到,自己以前所认为的“死”并没有真死,只不过是用死的形式将怨恨的火种埋藏在心灵深处,等待着报复的时机。这种消极的沉默虽然表面上看来平静,可是内心的积怨不消、悲愤不减,用冷漠掩盖住内心的苦衷。我的这一切苦恼只不过是暴露了自己成为驱壳奴隶的本质,而不是什么高尚的涵养。宇宙赐给我的这个驱壳不是叫我服务于它,而是叫我利用这个驱壳去报天地的养育之恩。要报天地之恩必须将自己和宇宙溶为一体,虽有我,却无我,只有否定了自我的存在,“心”才能宽阔的容得下宇宙,才能容得下一切人所不能容,才能随时随地的为他人着想,为众人着想,为众生服务,才能达到统一的调和,才能做到安祥,才能真正的显示“我”的根本,才能拔了业障没有了忧愁、烦恼、悲哀和怨恨。以德报怨、以德报恨、以德报仇、以德报一切有恩于我的人,总而言之以德换来一颗真正安祥的心。

我认识到了的,就努力的去做。我真的变了,“德”帮助我冲破了自我封锁线;安祥又把我带回到了人间。我不再孤独了,我的屋里经常坐满了人与我聊天。冬天他们愿意到我的屋里来,他们认为我这里比别处暖和;夏天他们愿意到我的屋里来,他们认为我这里比别处凉爽。

每当我感到人间的友爱充满幸福时,总是思念我的挚友--《安禅集》。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