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一期杜漏
 

杜漏

耕云

各位牺牲假日来参加聚会,非常难能可贵。我想各位都希望认识自己,净化自己,也都希望活得潇洒、自在、安祥。

提起修行,很多人都存有一份神秘感,认为此事不同凡响,是摆脱日常生活的一种特殊行为。实际上,修行是非常普通的、非常平常的事。

什么是修行?修行只不过是修正自己的想念、行为而已。因为,我们想错了会招来烦恼,做错了会制造罪恶;一个活在烦恼、罪恶中的人,生命对他来说就形同是一种煎熬、惩罚,这样活下去,岂不很苦?因此,才要修正想念行为以祛除烦恼、痛苦。

我们修行的目的,基本上不过是让自己活得潇洒、活得心安、活得自在,而在生活当中,摆脱多余的无奈,过理得而后心安的生活,如此而已!但是很多修行人,一年、二年、三年、五年……甚至修到老死,都没有成功,这是什么原因呢?有的说是业障深重,有的说是根器不好……,其实,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最大的原因是方法不对。

我曾给佛法两个字下了个定义:什么是佛法?“佛法者,成佛的方法也。”

佛法的究竟处,既无所谓真理,也没有什么奥义,它只是成佛的方法,方法对了就会成佛。什么是成佛?佛者觉也,生命彻底觉醒了就是佛──觉是生命真实、永恒的内涵,如果离开生命的自觉,认为有个相对的真实,便是“背觉合尘”,便不是生命的觉醒。那是取相认同,那是迷失!

可知,成佛只不过是生命的觉醒。而佛法也只是唤起生命觉醒的方法,方法如果不对,那是蒸沙作饭,怎么修都不会成功。

成佛的方法,过去已经说得很多了,有两个大前提必须把握:

一、唯求心安

禅者在日常生活中,所做、所想,都必须能够心安无愧;如果这件事做了以后心会不安,就绝不要做,乃至连想都不可以去想。如果做了不该做的事,就背离了佛法,背脱了佛法,也许没有人会定你的罪,但你的心受到污染,却会使你感到不安,而使生命萎缩,在你修行的路途上,造成极大的障碍,如果你能保持心安无愧,那就日日是好日,你就会活在安祥喜悦中,而使慧命茁壮,容光焕发,潇洒自在。显然不求心安而学佛法,除了枉费心力,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二、打成一片

我们看到人在河边筛沙淘金,不断地扬弃沙石,寻觅微细金粒,辛辛苦苦淘了一天,回到家中打开袋子一看,竟然什么也没有。为什么?袋子下面有个洞,全漏掉了。修行人之所以修不成功,就是因为在修过程中出现断层,有了漏洞,而又未能及时发现,或虽发现却没有把漏洞补好,才功败垂成。

佛法讲无漏,阿罗汉是无漏果位,佛有漏尽通,一般鬼神虽有五通,但没有漏尽通,什么是漏尽通?所有漏洞都修补得天衣无缝,到达了圆满无缺,完美无瑕。

刚才,各位唱的“杜漏”歌其基本要义在于杜绝漏洞,也就是要各位在修行中,要连绵不断,毫无漏失。我之所以要写这首歌,就是因为看到各位当中,有的人修行很认真,有的人进三退二,修行不得力,修行不认真的人写信给我说:老师啊!你要棒喝我!你若是不认真修行,我棒喝你又有什么用?世界上有很多事必须自己去了结,别人是帮不上忙的,比如你饿了必须自己去吃东西,别人可以代替吗?修行必须自己努力去实践,是无法找人代替的。正法是立竿见影的“速成班”,你只要认真努力去“行”,便可以“证”入,它并没有什么难懂的,站在正法的角度去看,在这大宇宙里,没有什么叫做“真理”,也没有什么叫做“法”的东西,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你把自己的心净化了,安定了,法就会从你的生命之中升华、显现,而迸发出你生命的潜力,而免于让自己原本真实的生命被埋没于六尘之中。

我们在修行过程中,经常会出现哪些漏洞呢?

现在就从“杜漏”的歌词中一一寻绎:

法身功德在无漏

什么叫法身?法身即是同宇宙一样的不朽生命。你若想完成宇宙即我的不朽生命,关键就在于你必须修补所有的漏洞。

诸漏尽时法身成

漏洞补好了,没有了漏洞,法身当下圆成,说个修字便成了多余。

漏洞有哪些呢?归类如下:

邪思妄想沉阴镜

一般人头脑的惯性便是一天到晚不停的想,不管是有用、无用,与自己有没有关系都去想。想也并不在求得任何结果或结论,只是要想而已。

有些人以想为享受,不知不觉地沉入“想阴”。

想得太多了,便破坏了心灵的统一。

想得太多了,使面不华色,神经衰弱。

想得太多了,就落入想阴,降低了心的光明度。

想得太多了生理上的内分泌就会受到影响,失去平衡。

想得太多了百病丛生,罪恶也由之而起。达磨祖师说:“心生便是罪生时……”。

所以妄想是最坏的事,想多了,使我们背离真实,使我们原本的心态上蒙上一层灰尘。《心经》上讲五阴;色受想行识都是阴;一个心胸开朗、表里如一、活得理得心安的人,都会容光焕发。做一个健康的人,不可胡思乱想,妄想不但滋生种种毛病,严重时会因意识分歧,心力衰退而陷于精神分裂,不但自毁人生,同时也成为家人和社会的累赘。

这么说,我们不需要用思想了吗?可以想,想是我们生活中必须的工具,佛法名为正念,也就是八正道中的“正思维”。正念,念菩提,正思维,有前题、有目标、有结论,都是目的正大光明的想念,绝不是胡思乱想。我们无论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工作或者修行,都必须集中生命的全力,把感情和理智重叠起来,使它集中到一个焦点,假以时日,便会在那个焦点上爆发出智慧的火花。如果我们是私心自用,没有理性,想入非非,异想天开的妄想,其结果便只会陷自己的心灵于暗淡,陷自己的生活于晦涩,让自己活得无奈,对于修行而言便成了个大漏洞。

取相认同丧本真

对外取相认同、执著,便是著相。所谓著相,便是“根尘相对”如胶似漆,看什么都是真实的;看见一颗树,自然地推断它大概有多少年了;看到一位漂亮小姐,就品头论足给她打分数……久而久之,本有的灵明天聪就迷失在六尘纷飞、五光十色、虚假不实的缤纷幻相之中,忘失了真实的自我。太注意外在的一切,就是著相、认同,就会使安祥出现断层,所以说:取相认同丧本真。

话说多了心会乱

有些人太过热情,见人就说佛法,讲道理,既不辨识对方的根机,也不自我度德量力,说了半天别人未必能领受到法益,自己若肯反观自心,就会发现安祥觉受已经降低,乃至没有了。所以喜欢说废话,就是修行的漏洞之一。
话,是表达感情的工具,发抒感情的工具,不能不讲,但是废话对别人没有帮助,对自己却有损害;不但影响修行,对身体而言也是一种病源。生理上的许多病痛,都是因为我们的心偏了,扭曲了,因此健康也便受到破坏。各位读过《安祥之美》便会知道,但那也不过是概略举例而已,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的健康,跟我们的心灵息息相关,所以黄帝在《内经》上开宗明义便说:“百病从心生!”我们修行人,顶好是不讲话,不得不讲时,要言简义赅,不讲废话。切莫让自己的安祥在废话连篇中漏光了。

经上说“众生未度,自己先沉”,意思即是:你如果不是救生员,不善游泳,看到别人落水,你别急着跳下去救人,因为那样很可能你和落水人一同被淹死,不但没有功德,而且是误人自误,为什么呢?因为当时你若不去救,换别人去,很可能会救起来了。所以刚刚入禅的人,稍稍体会到一点安祥,要竭尽所能把安祥保持住,先别妄想去救人,因为话说多了心会乱,而且你讲的那些道理,不一定能够排除别人的烦恼,而你所说的那些话,自然亦成了废话。废话只会破坏心灵的祥和,破坏内心的安祥,破坏安祥就是破坏法身功德,话说多了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怎可不慎呢?

怒火能烧功德林

生气、发脾气、暴怒……都是“无明”发露。无明即是不明因果。如果你要晓得一切结果都有原因,一切原因都有结果时,无论什么事到面前,该来的来了,理所当然嘛!你逆来顺受,偿还即了,否则一生气、发怒……岂不又种下另一种“因”了吗?况且,纵使你修行很好,事到临头,发一次脾气,过去所修的功德都被破坏、烧掉了。修行人如果经不起考验,什么时候才能修成功呢?

躯壳起念滋三毒

所有念头、想法都不离这具肉体,而且牢牢地执著这个色身肉体是真实自我;我有肠胃,便要吃好的;我有身体,便要睡好床、住好房子、要买进口轿车……一天到晚为肉体着想,替肉体打算,欲念不停地滋长,理性就会下降、下沉;理性下沉,人活在欲望中,便做了欲望的奴隶,如果所作所为都是自私自利,所想的一切都是损人利己,那还怎么个修行法呢?这个漏洞太大了!

要修行(心),就要战胜自己的机械性,超越虚假、有限的自我,否则坚固我执,便会形成修行的障碍。从我执、执我延伸出去,便是执理、执事;理障,障菩提,事障,长无明。心上如果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的真理,就是障,它会压息你生命之火,使你永远不能大彻大悟。所谓“金屑虽贵,在眼亦病”,金粉虽然很值钱,但是放进眼睛里,眼睛一样会瞎。我们原本的心是最清净、最洒脱自在的,不能增加任何东西,加一点、减一点都不可以,因为它是至真至圆,无欠无余,一切具足,什么都不缺少的。

所以,从躯壳起念的一切执著只会增长贪、嗔、痴三毒,让修行增加漏洞。

杜漏歌的最后一句“心若不安怎修行”?

我们就是因为心不安,心太乱;烦恼、痛苦、无奈太多,才来修行。修行的起点就是求心安,求心安首先就要把破坏安祥、使自己心乱不得安祥的种种漏洞,统统补起来,然后法身才能圆成,否则“因地不真,果遭迂曲”,追求虚幻的结果,最后所得到的必定是──幻灭。

这就是我写杜漏歌词的动机,希望各位每天早上起床就唱几遍,提醒自己,一方面防漏,一方面把过去的漏洞补好,所有的漏洞都没有了,当下功德圆满,法身岂假修持?

让我们一齐唱、一齐行:

法身功德在无漏

诸漏尽时法身成

邪思妄想沉阴境

取相认同丧本真

话说多了心会乱

怒火能烧功德林

躯壳起念滋三毒

心若不安怎修行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