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0年度第二期读《安祥集》的体会——除热真甘露
 

读《安祥集》的体会——除热真甘露

江苏 昌鉴

三读《安祥集》,欲罢不能,合书瞑想,浮想联翩。佛教自后汉末年传到中国以来,因其劝人为善的宗旨,及其思想理论,符合当时人民的要求,也就是契时、契理、契机,所以很容易被人接受。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隋唐各宗盛行,各领风骚,群芳争艳。经三武一宗厄难,唯禅宗一枝独秀,直至今日,禅宗门庭仍遍布大江南北,黄河上下。但世袭因循,佛教名相如真如、法界、法性、实相等,今人已难体会其奥义。近年来,台湾耕云先生为宏扬中华禅学,旨在让更多的有识之士,通过他们研究,来普及禅学。在原有理论基础上,推陈出新,倡导安祥禅,这既不失真如、实相等名相原义,又符合现代人理解水平,使世尊说法本怀再畅,众生昏烦热恼心田,喜逢甘露,真“及时雨”也。

“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说真如、法性、实相、法界等,实皆一体而异名也,乃根据时代及其宣传对象,接受能力,而说其某一特点令其受益。如说生死是此岸,涅槃是彼岸,必须经过波涛汹涌的烦恼洪流,舍此而到彼,这就与禅的旨趣大相径庭。如此,真如者,真是真实不虚,如是如如不动,与我不相干!法性是法的性,实相是实在相,法界是法的界,……都非佛的本意。而安祥禅的提出,则别有一番景象,出家得,在家亦得;静中得,动中也得。如此不同年龄、性别,行、住、坐、卧,无处不得,无时不得,真所谓“行住坐卧在其中,游戏逍遥非份外。”因为如如不动者安祥也,真实不虚者祥也;我即法,禅也;性凝然,安祥也;实相无相,禅也;无不相安祥也;法界者,法即禅,界即安祥也。……总之,离开人,没戏唱,汇万有而为我,我即万有;你即是我,我即是你,四相销溶,何有是非人我。如此,心安也,行为必然是祥和之气。故孔子云:“诚于中,形于外”也。至此可以理解,我即真如,我即法性,我即法界、实相。是故可以断言:安祥禅乃祖师宗门禅之升华也。若人理解少分,烦恼如飞雪投于洪炉,必然销镕、无形,故我说,安祥禅真是“除热真甘露”也。

“佛法如密,中边皆甜”。佛法开之则有八万四千门,要皆逗众生的根机而施设,归源则无二路,同属心宗,禅即佛心宗也。而心与佛及众生,是一非三,故安祥禅则体现一体而三。我这众缘假合而生的众生,即佛的形象,心是这二者的机关,如果象弘一大师那样:“吾心枯井水,波澜誓不起,”则形象是“性相近,习相远,”心不狂燥,形体安祥,众缘假合的众生,是三而一,是心是佛,是身是佛,乃至语默动静,瞬目扬眉,举手投足无不是佛,活脱脱的安祥禅的形象体现无遗。学习安祥禅从这里下手,则一切苦恼循迹无踪,故我说安祥禅乃“除热真甘露”也。

“若人但念阿弥陀,是名无上深妙禅。”多么好的净土法门啊。念字从心,可是有人却把这万德洪名当过口小菜子,念给人看,念给人听,而不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心不静,则不安,心不安,则形不安祥,哪能得到深妙的禅悦之乐呢?古有王铁匠,打铁为生,临终时说出:“叮叮当当,久练成钢,太平将近,我往西方。”这说明工作就是禅,佛号在心里象泉水涌出,性相近也;置心一处,习相远也。锤打镦上,佛在心里,锤镦是心,锤镦是佛,太平将近者,无喧哗,无人我,这即是净土,独享受无上的禅悦之乐。这即是耕云先生倡导的安祥禅的境界。尔诈我虞,丧天害理之念冰销,这不是“除热真甘露”么?

禅和子是专业禅人,照理应悟禅机了吧?可是“念佛是谁”话头,参了几年、几十年,找不到这个谁字。祖师告诉我们:“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手执持,在足运奔,”他不信;庞居士女儿说:“易易易,百草判头边西来意”,更不信;祖又说:“眼是横的,鼻是直的”,不信;祖更说:“和尚是男人做的,尼姑是女人做的”。怎么样?禅是最直接最平易,原来如此,就是如此!苦思瞑想钻牛角尖,白用心,瞎子点灯白费蜡!只要不傲,平直做人,当下即是。安祥禅可谓集古人禅学之大成,“除热真甘露”也。

读《安祥集》,甘之如饴。总之,摩诃止观、童蒙止观、三止三观蕴于心中,五重唯识观,舍滥留纯要体会,安祥禅融理于事,古为今用。治百病来之于摩诃止观,舍滥留纯,用于平常日用中去。耕云先生良苦用心,诸仁者还委悉么?参!

昌鉴写于金山禅堂
1989年11月28日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