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0年度第二期佛教与特异功能
 

佛教与特异功能

明晖

现在所说的特异功能,国外称超级能力,指多数人所不具备、用科学原理尚不能圆满解释的超常心灵能力,如透视、遥视、预知、意念移物、思维传感等。此类现象因较为罕见,超出一般人的常识范围,自古以来,就不断有人怀疑、否认,经过近代科学洗礼的人,更多视之为神话、魔术、骗术。但遗憾的是这类现象并不因多数人的不相信而消迹灭踪,因而总是有那么一些人对它所蕴含的身心世界秘奥进行探索研究。早在一百多年前,作为对近代科学视人为一架机器的机械唯物论之补充与否定,随唯灵论的出现,对人的特异心灵现象的研究兴起于西方,称心灵研究或心灵学(psychical research)。1882年,第一个心灵研究的学术团体“心灵研究会”在英国成立。此后,欧美各国先后兴起心灵研究热潮,研究工作在正统科学界和社会人士的斥责嘲谑中前进,步履维艰。近几十年来,心灵研究渐为“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一词所取代。随着现代科学从分析走向综合、人体科学研究被突出提上议程的趋势,超心理学研究在近三十年来再度兴起热潮,目前东西方已有几十个国家设立了数百个超心理学研究所和学会,有一大批科学工作者投身于这一领域。美苏两国已把特异功能用于军事竞争,把以遥视获取对方军事机密、用意念干扰和杀害对方高级指挥官列为重点研究课题。国内自八十年代初起,以钱学森教授为首的一批科学家对特异功能研究给予高度重视,称之为最高技术,认为它同现代科学技术最前沿的发展密切相关,牵涉到即将于21世纪到来的科学革命,以之为人体科学的三大组成部分(特异功能、中医、气功)之一,开发特异功能为“第四医学”的高层次目标,组织人力进行研究,十年来成果辉煌,大有在世界超心理学研究方面领先的希望。

心灵学曾作为重点研究过的魂灵、巫术、死后续存、神动等现象,牵涉佛学所说六道轮回的证实问题,西方心灵学界已积累了大量调查、实验的资料。目前国内外超心理学或人体科学研究的心灵现象,主要是两类特异功能,一类称“超感官知觉”或“心灵沟通”(ESP),泛指从非通常渠道获取信息的能力;一类称“心灵施动”或“特异致动”(PK),指意念不经物理媒介而直接作用于物体的能力。这两类特异功能,实际上多属佛教所说的神通,其所蕴含的奥秘,不仅关涉人类潜能开发的问题,而且很可能是解决心理与物理的深层关系这一对认识世界的本质而言最为关键的问题之突破口,与整个科学的革命及佛学原理之获得科学证据,关系至深。

佛教与神通

世界各大宗教,无不有神异奇迹之装璜,佛教尤以盛谈神通著称。神通,指超越时空、物质障碍的神异能力。《大乘义章》卷20释云:“所为神异,目之为神,作用无壅,谓之为通。”神通示现,是佛陀说法的重要方式,《杂阿含》197经说释尊有“三种示现教化”:一神足变现出现,谓示现凌虚升空、身出水火等神变;二他心示现,谓晓了听法者的心意识,现他心通;三教诫示现,是用语言讲解。三种教化方式中,前二皆属神通,即第三教诫示现,也以宿命通、他心通、漏尽通、天眼通等神通为依据,知晓听法者的宿缘、心思、习气,开示以合宜的法门。《俱舍论》云:“教诫导为首,定由通所成。”神通示现与讲说结合,可谓释尊教学法的特点。大小乘经典中,有关佛菩萨圣众神通示现的记述触处可见。祖师高僧传记中,示现神通者不胜枚举。直至今日,如来佛、观音菩萨、济公活佛作为神通法力的表征,借文学作品、影视屏幕的媒介,普及人寰,可谓妇孺皆知,在人们心中留下对于佛教的深刻印象。

佛教不仅以神通示现为说法传教的一种方便,而且以神通为从物质世界的障碍系缚中解脱的表现,为圣者的自在受用。小乘说俱解脱阿罗汉有六通三明,大乘说涅槃有八大自在,都说明佛教绝非不论神通。

然而,佛教各乘各宗,都不以神通为根本目标而孜孜追求,唯以证得出世间的般若智、超出生死为根本宗旨。佛教认为,神通异能,不过是定中意识的功用,属世间生灭有为法、共外道法,不堪以解决超脱生死的问题。神通虽不可思议,但业力更不可思议,神通不能敌业,在业报面前,再大的神通都会失去作用。不用说凡夫神通了,即得了圣神通而被释尊誉为弟子中神通第一的大阿罗汉摩诃目犍连尊者,最后也因夙业果报被人 殴打而死。即圆证诸通的释尊,也示现金枪马麦之报。《增一阿含·马血天子问八政品》载佛言:“戒律之法世俗常数,三昧成就者亦是世俗常数,神足飞行者亦是世俗常数,智慧成就者此是第一义。”偈云:“由禅得神足,至上不究竟,不获无为际,还堕五欲中。”若未证见般若智,无力断灭无明烦恼,即使修得五通,不久堕入轮回,神通也会丧失,不可长保。因此,佛教的修持,唯以证得智慧为首要,不尚神通变化,以之为“圣末边事”,尤忌初修道者刻意求通。

神通乃禅定的产物,须依较深的色界定修得,而且与宿根关系至大,非人人一生可修得者。一般而言,智慧易证,神通难成。智慧可以顿悟,只要依法观心参禅,依初级的初禅未到地定乃至欲界电光定,便可明心见道,得般若智,依此智修持,便可以断尽烦恼而成慧解脱阿罗汉,虽未必即得神通,但生死已了,有常住真心为本,何愁神通不得。而且慧眼已明,依般若为导而修定修通,其安全、稳妥、快速,非无慧修通者可比。若不求智慧而先修神通,费力终生也未必能得,即使得通,缺了智慧的印持,极易成为障道因缘,乃至使人走火入魔。尤其得通后随便炫耀显示,不仅消耗能量,障碍定慧之修学,而且极易孳生烦恼,贪着名利,招致祸害,是很危险的事,反不如不得通为妥。因此,佛教显密诸宗,对冀求神通的初心学人,莫不严厉呵责,以防其误入歧途。神通并非佛家所独擅,滥示神通,容易掩盖佛法正旨,招致世人的误解毁谤,故释尊严诫得了神通的弟子,不得轻易显现。如《长阿含》卷16云:“为畏不信者谤为咒术 故,佛敕比丘不得现神变,当自覆藏功德。”《禅秘要法经》说:“乃至得六神通,……但当一心密而行之。慎勿虚妄,于多众前自说得过人法。若说得过人法,如上所说,必定当堕阿鼻地狱!”这是小乘佛教关于神通的基本态度。

首重智慧、不尚神通、禁止轻易显通,并不意味神通非佛教修学中应有的内容。实际上,神通对确信、领悟佛学基本原理,如轮回、三世因果、四谛、十二因缘,及万法唯心之说,皆有极为重要的作用。释尊当年悟道成佛,就是依禅定中所得宿命、天眼等通思惟而致。《大乘阿毗达磨经》所说悟入唯识无境的四种智中,第一“相违识相智”、第四“随三智转智”中的“随自在智转智”,皆以神通所见境为论据。小乘禅籍如南传《清净道论》、北传《禅秘要法经》等,都把神通禅列入学佛的课目。大乘、密乘更以神通为菩萨度化众生不可或缺的方便。《善戒经》云:“若须神通应感化度,为示神足。”《大法炬陀罗尼经》卷7说:“彼得神通无智慧力,及有智慧无神通力者,皆于生死不速出离。若得神通及智力者,彼于后时能荷重担。”谓只有兼备智慧、神通,才堪肩负续佛慧灯、度化众生的重任。《瑜伽师地论》卷41说:“具足成就种种神通变现威力,于诸有情应恐怖者能恐怖之,应引摄者能引摄之,避信施故,不现神通恐怖引摄,是名有犯。”把得了神通而不去用它度化众生,列为犯菩萨戒。这与小乘的遮止神通颇为不同。阿底峡大师《菩提道灯论》说:“一切佛共许,为引发神通。如鸟未生翼,不能腾虚空,若离神通力,不能利有情。”据《华严经》等所述菩萨道地,第三地菩萨须成就禅定、五神通,若未成就,则不过此地。按此,大乘菩萨在入初地见道后,即应把神通列入修学课目。这可谓大乘关于修学神通的基本原则。

自入末法时代以来,学佛者中能当世达初地见道以上者甚罕,故一般学佛者皆不具修学神通的资格,诸宗祖师,大抵多严禁神通,尤禅净二宗,一则全力向上,一则专一念佛,唯恐神通障道故予严厉呵止,这无疑是正确的。但若执而不化,则亦成见障。一些人凡见人言通现通,皆斥为魔子妖孽,乃至谤历代祖师高僧现神通者为犯戒,欲将神通从佛学中取消。实际上,神通属定果,宿根深厚者见道前就有可能证得,还有生而报得者,更多由咒术交通神仙鬼怪、加持而现者。在佛陀时代,人多相信神鬼、轮回,以巫术得神鬼加持而现通者司空见惯,为防世人认圣为凡或认凡为圣故,释尊严禁轻易现通。时至今日,神鬼、轮回之说被举世斥为迷信,神通异能列入人体科学的研究课题,对破除近代新迷信、揭示宇宙奥秘有重要作用,佛门中人不论证圣与否,若实有神通,拿出来实验研究,是为科学和佛学做贡献,无理由指斥。反之,不管如何见性得慧,如果尚未得到五通,按大乘经教之说,则可判为未登三地,应当惭愧自责。当然,即使圆证五通,若未得真实般若,甚或见解不正,则只属凡夫外道,不可滥凡为圣。

神通与特异功能

佛经及佛教史传中留下的大量佛、菩萨、罗汉、高僧大德显现神通的故事,近代以来,不仅被许多人目为神话、谤为吹牛,即佛门中人,也颇有疑惑而释为文学手段者。对此,今日的特异功能研究,可以提供确凿证据,破疑启信。而佛学的神通说,特异功能研究不可忽视的遗产,佛教史料中有关神通事迹的记述,为研究古代特异功能史不可或缺的资料。

佛学所说神通属特异功能者,主要为共五通。五通的名词,在今日气功、人体科学,可谓无人不晓,然确知佛学五通涵义者并不多。

一神变通,亦译神境通、神足通、如意通、神境智证通,按《俱舍论》《大智度论》,包括能到与转变(化)两类功能。能到即神足,谓飞虚空、移远令近、万里须臾即达,及穿山越岩、透壁通垣、入地通行无阻之神力。转变,谓随意变化自他及外物形相,及分身散体、变一为多、大小自如、以意念制造人物境相之能,如孙大圣之七十二变者。总之,神变通乃指以意念直接转变物质、空间,所谓“心能转物”的功能。此类功能在早期佛教圣者和密乘成就者中示现较多。如经中屡见佛及圣弟子凌空而至、不假舟筏渡河、变出化人化境及身出水火等事;《宋高僧传·善无畏传》记密乘大师达摩掬多从空而来;《玛尔巴传》《米拉日巴传》《惹穹巴传》谓米拉日巴、惹穹巴师徒皆常飞行空中,玛尔巴、米拉师徒皆现分身变化之能。显教高僧亦不乏此类事例,如《晋书》《高僧传》述天竺僧耆域能无舟而渡、咒枯树成活、日行九千里、分身五百家赴斋;竺佛调、杯度、僧慧、慧远等皆现分身之异;法朗能从户钥中出入、隐身;慧安能从壁隙中出入,持空瓶行水,水常不竭;天台宗二祖慧思大师遇雨不湿,履泥不污,“或现形小大”或“寂尔藏身”(《续僧传》);唐释钦师,“时时变身在彘之牢”;万回往来万里,早出暮归;隐峰禅师路遇两军对阵,“乃掷锡空中,飞身冉冉随去”(《宋高僧传》)……密乘所说八种悉地中的飞行、隐身、土遁三成就,略同神足通,据传龙树、荡巴桑结等皆证得此类成就古德们所现的神足变化,今日虽较难找到例证,然特异功能中的意念致动、意念移动、空中书写、意念恢复破损物件等现象,实际上都是意念直接作用于物质,属于神变通一类。这一方面的例证很多,如国外的尤里·盖勒多次表演过意念使金属制品变形,日本少年大胁一真可以意念移物、在空中书写;国内张宝胜能以意念取出密封瓶中的药片、搬运小物品,女军医郑翔玲能用眼睛看死金鱼、看断菊花,至于以意念拨表、开锁、旋螺丝、移物的少年,国内发现及诱导出的已不下数十。国外练超觉静坐瑜伽有能趺坐腾空者,报载南朝鲜某人能飞行空中。此类功能与古代大德们的神足通,只有功能大小之差,并无实质之别,凭此即可推知佛教史传中的神变故事完全可能属实。

二天眼通,依《清净道论》,包括三种功能:第一死生智,谓能眼见众生死后神识的去向;第二天眼智,谓透视、遥视及见肉眼所不能分辨的微细物质之能;第三未来分智,谓能由视觉形相预知未来。这三种功能尤第三预知,古德显现者最多。如《晋书》记佛图澄多次现遥视之能,僧传中载未卜先知者如玄高、宝意、玄畅、僧涉、昙霍、僧慧、道容、智仙、金和上、德韶、无相、明瓒等,不下数十。天眼通在心灵学研究中例证最多,最著名者如四百年前的法国大预言家诺斯特拉特玛斯一生多次预言应验,他所写的预言诗集20余卷,预言了七个世纪的大事,其中已应验者竟占百分之九十几。瑞典科学家斯威登波尔格(1688—1772)曾遥视到480公里的火灾。美国的珍妮·狄克逊、保加利亚女盲人班卡·季米特洛娃,皆以先知名世,并皆健在。国内如北京青年杜永成练出透视、遥视等功能,能在地图上探矿。(见《中华气功》1987年第1期)云南大学徐熹华教授修习藏密练习透视、遥视等功能,能说准采访记者家中摆设的情况。(《中华气功》1988年第12期)至于练功达见人身之光、气,及透视内脏者,更是不可胜数,“开天目”、“天眼通”已属气功界之常谈。当然,气功界所说天眼,多指观气观光、透视内脏之能,仅属天眼通所摄最低层次的功能。

三天耳通,谓“闻天、人两界及闻远近之声”(《清净道论》),指能超距、隔障闻听及听闻常人所不能听闻的天、神等音声的能力。《晋书》载佛图澄曾现此通。心灵学、人体科学对此通的研究最少,但据说修气功而得耳通者不乏其人。

四宿命通,指回忆夙世的功能。《续僧传》载慧思禅师证得此通,指前世修道处,掘土而得古寺遗址。西藏转世活佛多具此通者,寻觅灵童时须以前世活佛所用物品杂以他物,命灵童辨认,以作定夺。《晋书》曾载羊祜幼时智宿命事。国外心灵学家如史蒂文森等搜集调查了不少记忆前世纪的案例,德罗卡斯等用催眠术诱发过多例“先前人格”,《心灵学》一书总结对此类现象的研究成果说:“研究者们已经发现了大量的、暗示着人在死后续存的证据。”
五他心通,指感知他人心思情绪的功能。此类功能的发现较为复杂,有依占相而得者,有依天眼观随意念放射的光色而知者,有依天耳闻知者,而唯以他人心念映现于自心而知者为真正的他心通,《清净道论》称他心通不但可知他人现在的意念,而且可知其过去、未来七天的意念。佛教史传中如佛图澄、僧稠、西天大耳三藏、西藏米拉日巴尊者等皆曾现此通。心灵学、人体科学所说的思维传感,即属此类,例证不少,国外的特异功能者有人不仅能阅读他人心思,而且能左右他人心思;国内吉林的王友成教授不仅知他人明显的意念,甚至还能知他人的潜意识,说出他忘记了的朋友的名字。(见《气功生活报》)

除五神通外,密乘所说的四小悉地、八大悉地所现治病、息灾、降雨、除瘟、灭火、增益、见伏藏等成就,也属特异功能,其中尤以意念治病一类,为现代气功界所习见,心灵学名曰“心灵治疗”。特异功能现象中最常见的耳朵、皮肤认字一类,近于佛教所说六根互用。此外如思维照相、特异书写、意念杀菌、破损物复原等,虽大体可摄于神变通一类,而其名目较佛书所说者更多。大量以近现代科学的实验观测手段所证实的特异功能现象,当然可作为佛学神通说的科学证据,促使人们重新认识佛学的真谛。超心理学家J·B·莱因说得好:“宗教所包括的功能,几乎都能够精确地简化为我们所熟悉的各类心灵沟通。……心灵学对于神学,就好象是生物学对于早期医学一样,是一种基于实践的科学。”(《潜意识与特异功能开发》)心灵学对于佛学而言,更是如此。

禅定得通及其原理

神通,特异功能的获得,有多条渠道。佛学一般分通为五类:一道通,谓断惑证道后,不假修习,自然所具三明六通等;二神通,指修习禅定获得者;三依通,谓依凭符咒、丹药等术法所得者,密乘所谓四小八大悉地亦多分属此类;四报通,谓生来即具者,为前世习定修通的果报;五妖通,指由精灵鬼魅所凭附加持而现者。汉传佛教诸宗多主张得道自然得通,不专修通,然当世得道证果,谈何容易。依通不足取,报通不可求,妖通多害少益,唯有修得神通,最具价值。现今的特异功能,多属报得及偶然的外力击发而得,近来渐多修得者。从开发潜能的角度而言,佛学的禅定得通说,最称完善,值得实验研究。

依《俱舍论》等说,禅定得通的情况可分三种:第一种情况是道通,这须依相当的基础而发,如《俱舍论》颂云:“曾修离染得”,谓前世或得道前曾修禅定神通有成,当其离染断惑时,便会自然得通。如释尊成佛,即属此类。又如禅宗门下的隐峰禅师等,仅修祖师禅,亦得神通。

第二种情况是修定自然发通,神通为禅定的副产品。若有神通的根基,只要修习禅定达色界四禅乃至最低的欲界定,都有可能出现神通。佛门中修各类止观者,当达初禅以上定境时皆可能发通。《摩诃止观》云:“一一禅中皆能发五通,若就便宜论者,根本(四禅)多不能发,设发亦不快利;特胜、通明多发轻举身通;背舍、胜处多发如意转变自在身通;若慈心定中缘人色貌取得乐相,因色知心,识其苦乐,此多发知他心通,……亦发天耳通;因缘观人三世,照过去世多发宿命通,照未来事多发天眼通;若念佛定不隐没者,多发天眼通。”发通尤以观想为要,修观想自身的禅,易发神足通及透视自身之能;修观想境相的禅,易发天眼通及变化通;修观想他人的禅,易发他心通;修观听音声的禅,易发天耳通;修观因缘的禅,易发宿命通。密乘瑜伽,多兼观想内外色相、音声,故最易发神变、天眼、天耳三通。

第三种情况是虽修各类禅,深入四禅八定,乃至明心见性,断惑证真,成慧解脱阿罗汉,亦未必发五通。这种情况,《俱舍论》谓之“未曾由加行”——意谓此类人是因无始时来未曾修得神通,根基差,须专门修神通禅的加行。加行以第四禅定心为基础,通过观想练习,引导其心倾向于神通。如《清净道论》述神变通的加行,是在十遍处观修习成就的基础上,以十四种行相调心,以欲、精进、心、观四神足为保证,反复练习观想境相的变化,才有可能得通。《瑜伽师地论》卷33谓引发神变通,须在四禅定心中修轻举、柔软、空、身心符顺、胜解五种想。《大智度论》卷28说从四禅定心中观想光明,可得天眼通;观听音声,可得天耳通;回忆往事,可得宿命通;观想他心,可得他心通。密乘修得神通的方法,也不离定中观想。

禅定得通,已为国内外特异功能的研究所充分证实。国外流行的超级能力诱导法,如“冈茨费尔德”,大略是放松身心,排除一切意念干扰,然后通过暗示或“自由联想技术”,进行想象力的锻炼,注意浮现于空白心态中的境相、念头,便可能出现特异功能。这其实是佛学四禅“舍”心中修加行(暗示)、观想(想象)的简化。然缺乏深厚的禅定基础,故诱导出的特异功能自主性、准确性较低。国内近几年来通过气功锻炼引发、击发特异功能,成果可观。如桂林市气功协会以集体组场练功、气功师联合发功击发的方法,使多数经过选择的练功者出现透视、遥视等功能,尤以8—14岁少年发通率最高。(见《东方气功》1989年第2期)保定市气功协会、云南文山师专等单位研究者的实验报告也证明,练气功可诱发、恢复特异功能。这自然可作禅定发通的证据。现在著名的特异功能者郭熹华、全关良等,即由修学佛家密法而得通。组场发功击发法,亦源于藏密。

特异功能、神通的主要价值,在于它对科学传统理论提出挑战,促使富开创性的科学家去揭开它的谜底,使科学发生革命性的飞跃。目前已有不少对特异功能的科学解释。从脑科学角度,通过对练功中脑电波的观测,认为特异功能可能是日常不居优势的大脑右半球之潜能。从心理学角度,特异功能的物质基础被假设为电磁场、生物等离子场、生物场、生物电场、意识场等场;或者认为在较量子更为微观的“渺观”(10-34厘米)层次上,同时间、空间、物质的区别消失,预知、特异致动等可以得到解释;或者提出在高维世界里,现实三维空间的一切自然规律都失去约束力,特异功能得以自由出现。这几种说法虽然不无价值,但从佛学角度而言,或则仅见及主观心的一面,或则仅见及物的一面,有违缘起法则,未触及心物的深层关系这一实质性的问题,因而不能圆满解释特异功能的本质。只有量子力学的解释,触及这一问题:据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心物在微观层次互相作用,宇宙模型可视为一个心理物理场,特异功能现象可从量子世界的心物关系中得到解释。这一路子与佛学的心物缘起说方向一致,沿此深入探讨,有可能揭示特异功能乃至更为重要的身心世界奥秘。

当代的人体科学认为特异功能终归为人心本具的潜能,与佛学的结论同趋一辙。佛学认为五通不过是常人未经锻炼的定中意识之功用,依色界定心而发,当然有其物质基础,显教谓之色界四大,密乘无上瑜伽谓之智慧气脉明点。《大智度论》说,天眼、天耳二通的生理机制,是在身中形成了色界四大所成的清净天眼天耳。神变通的原理,则是心念对物的自主作用之极度增强,达到能随意改变集成物体的四大,令其显现为所观想的形相,如取身体虚空相便可隐身、凌虚,观想黄色可点石成金,观空为地可行走于空中,观土石为空可穿墙透壁、入地穿山,观水为地可在水上行走,以意念集合虚空的微尘(微观粒子)可成为化人、化境。而这也不过是心本具潜能的沧海一粟而已。诸佛所圆证的本心妙用,其神通境界,一多无碍,大小相入,念劫圆融,重重无尽,殆非区区特异功能、世间五通所可比拟,更重要的是圆具常乐我净的自受用功德及度世济人的无尽妙用,这些虽非科学暂时所可证明,然从特异功能的现象和原理可以推知。由此而言,特异功能的研究、人类潜能的开发,不仅关涉科学的革命,而且对实现人的自我变革、彻底净化人间、庄严国土,具有深远意义,的确前程无量。当然,人类若不蜕尽低劣的动物习性,在特异功能研究上也只着眼于军事竞争,则其成效必然有限,如此汩没已灵,自轻自贱,只能令诸佛及其他宇宙高文明众生惋惜悲悯!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