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0年度第一期将安祥美注于佛印艺术
 

将安祥美注于佛印艺术

远阳

我是一名业余佛印艺术爱好者,借此机会谈一下我如何在刻佛印之中得以安祥,又如何在佛像中注入安祥之美,从而让佛像给人安祥之感。

一、受安祥之乐

我为了刻佛印,花去了全部业余时间。晚上,我不看电视、不看小说、不上街、少应酬。总之,几乎停止了一切娱乐活动。为了刻好一尊佛印,我经常从晚饭之后坐到深夜,第二天一早赶去上班。

有人问我苦不苦,我说有苦有乐。因为我们生活在现实生活之中总会碰到令人烦恼的事,就看我们如何学会得以解脱。我是在刻佛印的几小时得以静虑,在静虑中得以心理平衡,在平衡中开阔胸襟。

家里人怕我太疲劳,我说,不疲劳。因为我在刻佛印的几小时之中进入了禅境,在坐禅中逐步将呼吸重心下移至小腹并意守丹田;如耕云先生所说,这时我的身心得以调和并解放。总之,我在刻佛印时享受安祥之美,也就是波罗密多——达到彼岸。

二、得安祥之道

六祖慧能大师说:“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安祥之美来源于心安无愧,通俗的说法叫作安祥之美来源于道德美。

我是质量工程师,我的工作是机电产品的质量监督检查,做好这工作是保护用户利益,对社会是有益的,因此我勤而为之、乐而为之。

假如我白天工作没做好,上司对我不满,我在晚上刻佛印时怎么得到真正的安祥?

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与同事争吵,或者我与家庭不和,或者我计较名利地位,或者我五欲六尘甚旺……,那么我不可能定下心来面对佛像并刻好像印。相反,如果我心不安、神不宁,杂念就会突现。有杂念佛印必定刻不入意,甚至不小心把手指头划破了。

三、用安祥之法

佛、菩萨、罗汉并不以自身安祥的最终目的,而为众生至真、至善、至美,为社会安居乐业,于是佛、菩萨、罗汉不但本身均有安祥之貌和安祥之心,而且给人安祥之感。我们在佛像面前总是久久不愿离去,就是我们感受了佛像给予的美的享受、情韵悠长的追忆、超越时空的最高艺术。

以前我刻佛印,总是照着图片仿描,力求形象上传真,但是,总是难以传神。后来,我力图在刻佛印时注入安祥之美,顿觉作品有了升华,使之有宁静脱俗之感,略带高逸幽远之风。这是佛传安祥予我,我将安祥注入佛印,佛印又反照出安祥,于是达到正等因果和永恒循环,以致唤醒尘封已久的摩诃般若。

安祥禅要用语言文字来传播,但是文字很难表达安祥禅的全部内涵。我刻佛印是试图运用禅宗“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思想,在佛印中传法、传心、传意、传般若。

耕云先生在《安祥集》中说:“这个超越语言文字的法是甚么呢?它的当体就是‘安祥’。”现供上几尊佛像,但愿诸位在拙作中能享受安祥之美。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