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89年度第四期《指月录》真净语录
 

《指月录》真净语录

师坐夏大沩,沩上堂举僧问云门,佛法如水中月是否?门曰,清波无透路。

师乃领解。

此乃暂时歧路,前途犹有十八滩,更待一番风月也。

往见黄龙不契。

说什么不契,只是不知。

更语人曰,我有好处,这老汉不识。

丑人作怪,不识羞。

遂往香城见顺和尚。顺问,什么处来?

顺和尚杀机已萌,明知故问。

师曰,黄龙来。

死水不藏龙,净老故作大人相。

顺曰,黄龙近日有何言语?

擒贼擒王,捉贼拿赃。

师曰,近日州府委请黄檗长老。龙垂语云,钟楼上念赞,床脚下种菜。有人下得语契,便往住持。有胜上座云,猛虎当路坐。龙遂令去住。

真净忙为他人作嫁,不知自己鼻孔朝下。

顺云,胜上座只下得一转语,便得黄龙住。佛法未梦见在。

顺和尚大有驱耕牛,夺饥食之功。

师于言下大悟,方知黄龙用处。

到此方始触得鼻头痛,生子方知母苦。

钱郎中访师,谈久,欲如厕,师令侍者引从西边去,钱遽日,既然是东司,为什么向西去。

师日,多少人向东边讨?

此段可比世尊悟道语。

有僧问,如何是道?

师曰,宝公云,若欲将心求佛道,问取虚空始出尘,汝今求佛道,虚空向汝道什么?

其僧于是大悟言下。

虚空向这僧道什么?便且悟去?检点出,方堪与南阳忠国师把臂同行。要会忠国师么?虚空与汝相见了也。

上堂。古人云,如珠走盘,不拨而自转。只如大众开单展钵,拈匙把筋,一切时中,所用所为,又何假人拨而自转。乃至云门饼,赵州柏树,德山棒,临济喝,又何假人拨而转。自是你诸人不悟,却干他胡饼、柏树,棒喝什么事?岂不见六祖云,汝当一念知非,自己灵光常显现。

岂不闻,地藏语法眼云,若论佛法,一切现成。虽然如此,祖师渡众如八仙过海,胡饼、柏树、棒喝,各有千秋。还知祖师意么?如若不知,命如悬丝。

示众。佛法两字,直是难得。今日大有人不信自己佛事,惟愿少许古人影响,相似般若,所知境界。动则背觉合尘,粘将去,脱不得。学者来,则如印印泥,自相传授,不惟自误,亦乃误他。

洞山门下,无佛法与人。只有一口剑。凡是来人,一一斩断,使伊性命不存,见闻俱泯,却向父母未生前与伊相见。然则钢刀虽利,不斩无罪之人。莫有无罪的人么?也好与三十拄杖。

说什么有罪无罪,即今要斩便斩。若得也须皮下有血,方不污我王库宝刀,不然,三十棒趁出,依然辜负洞山门下。

上堂。昔有五百罗汉,以六神通降一毒龙,了不能得。忽他方世界有一尊者至,众曰,我等尽其神力,降不可得,尊者可能降之。

尊者乃一弹指,其龙便伏。

远来和尚会念经。

诸禅德,据此还有优劣也无?

若言无,五百众尽基神力,皆曰不能。此尊者一弹指,而毒龙便伏。

既有优劣,如何可明?

于此明得,作个出格道人,动静去来,五眼不能睹,十力不能知,堪受人天供养,日消黄金万两。

于此未明,山门今日作斋,供养罗汉,且随众长连床上,开单展钵。

真净大老毒心太重,如此鸩宴,还有正受者么?

此与文殊出女子定不得,是一是二?若作佛法会,佛法汝未梦见在。

大慧云,有一种商量古人公案,谓之针线工夫,谓之郎君子弟禅。此辈有云,文殊不合有心,所以出女子定不得,罔明无心,所以出得云云。

虽然如是,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不愁积雪未消尽,待得来春自成川。

毕竟还有优劣也无?痴人面前不得说梦,惟恐痴人更转痴。

小参。举拂子云,尽十方世界,若凡若圣,若僧若俗,若草若木,尽向拂子下成佛作祖,无前无后,一时解脱,还有不解脱者么?设有,命如悬丝。

真净一等弄蛇伎俩。拂尘一展,十方世界尽皆消失。金刚经有云,是实语者,不诳语者。

明乎此,方解历来祖师及此老之手段。当代唯有吾师当之。

抚掌曰,知恩者少。所认个事,论实不论虚,参须真参,悟须实悟。若纤毫不尽,总落阴界。

岂不见道,平地上死人无数,过得荆棘林始是好手。

如今人多是个身心寂灭,前后际断,一念万年,休去歇去,似古庙香炉去,冷湫湫地去,便为究竟。

殊不知却被此胜妙境界障蔽。自己正知见不能现前。神通光明不得发露。

古人云,莫道无心便是道,无心犹隔万重关。又云,月明帘下转身难,荆棘林中下足易。

石霜会下,九峰所云,坐脱立亡既不无,先师意汝未梦见在。正是此等枯木榜样。老婆烧庵,亦缘此众。

虽然如是,到得这般田地,也不是易事。不经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此辈尚欠火候在,只开得腊月梅花,冷冻冻地,不若春梅含笑生机。

如今禅林会下,百人之中,要得如此一个二个,也大难。更云乎不为境障,具正知见,神通光明一一发露者。

或有执个平常心是道,认为极则,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大尽三十日,小尽二十九,依草附木,不知不觉,一向迷将去。凡百施为,更不敢别移一步,怕堕坑落堑,长时一似双目盲人行路,一条拄杖子,寸步抛不得,紧把着。一日道眼豁开,顿觉前非,抛却杖子,撒开两手,十方荡荡,七纵八横,东西南北,无可无不可。

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一丝执着,般若翻成毒药,道个平常心,早已不是平常心矣。如何是平常心?饥来吃饭,困来打睡,痛极呼娘,穷极呼天。唯英雄能本色,是名士自风流。

不见云门大师道,而今天下老和尚,多是承学解,露布葛藤,印板上打来,模子里脱出。

当人若是明去,何不一切临机。

又不见临济大师云,我这里是话祖师西来意,把来便用,立处皆真。

他不说古又如何,今又如何,这语得,那语不得。

此盖当人眼不开遮,一向承虚接响,自缠自缚,直饶这么说,当下忽然见得分明去,也是棺木里瞪眼。

真净不惜眉毛拖地,作如此落草之谈,实乃有感而发者也。

同门有昭觉其人,认平常无事,不应立知见解会为道,更不求妙悟。

将上来诸祖见性法门,错为多余。虽云见道,眼实未明。尝言,晦堂、真净同门诸老,只参得先师禅,不得先师道。

诸如此类,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当人若是眼不分明,见处不由自己胸襟处一一流出,只是人云亦云,岂不辜负真老一片婆心。

如今还有无师智,自然智,不与万法为侣者,恒赫的丈夫汉。且我恁么胡言汉语,便好近前还有么?良久云,若无,且看老僧骑案山,跳入你诸人眼睛里,七颠八倒,呵佛骂祖去也。

唐诗有云,若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观真净下语,不啻千年万里之外,令人常忆李将军。

上堂。洞山门下,有时和泥合水,有时壁立千仞。你诸人拟向和泥合水处见洞山,洞山又不在和泥合水处。拟向壁立千仞处见洞山,洞山且不在壁立千仞处。拟向一切处见洞山,洞山不在一切处。你拟不要见洞山,鼻索又在洞山手里,见得洞山又且不相识。如今不要你识取洞山,但识得自己也得。

岂不闻古人道,相见也大难。当人若道眼不明,见洞山如见自己,当人若道眼分明,见洞山如见自己。

如何是见洞山如见自己?蚊子在蟭虫眼毛上作窠,于十字街上大叫,土旷人稀,相逢者少。

示众。昔日悟本大师有时提唱云,惟有佛菩提,是真归依处。复喝一喝云,犹作这个去就在。

诸禅德,只如大师道犹作这个去就在。且道意作么生?还知落处么?

丛林中多有商量者,有的道悟本只要人休歇去,有的道悟本只要锥头利,不见凿头方。似恁么匹配,又何曾梦见他。

古人既不如是,又且如何?诸禅德,此个大事,须仔细,不可粗心。一等参禅穷教到底,宗门中千差万别,隐显殊途,惟大智方明,莫测涯际。而今多是抱不哭孩儿,打深净子,把索缆放船,抱桥柱洗澡。

彼此丈夫,阿谁无分,若便明去,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入火不烧,入水不溺。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曰佛教。此即是悟本大师话头落处。

真净老人慈悲大甚,不肯为当人点破。

尧何人欤?舜何人欤?有为者亦若是。彼丈夫兮,我丈夫,如何得明去?曰,参须真参,悟须实悟。

颂古

晨钟入梦唤君眠,春至三门自在闲,

弹指伏毫本易事,案山清供眼前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