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89年度第四期进入宇宙奥秘的宝库
 

进入宇宙奥秘的宝库

陈光宗

公元一九六七年,苏联氢弹之父沙哈洛夫,向世界宣布:物质宇宙是由非物质宇宙产生,即非物质宇宙在先,物质宇宙在后。

一九八三年三月二十日,李政道博士在日本成田机场,对记者说:我们的目标,在找宇宙奥秘的总机关,如果这个总机关找到了,许多神秘奥妙现象,都可以迎刃而解……就像治黄河或消除长江水患那样,我们不在受患地区治标,却沿着河道,找到青海发源地去。

从这两位尖端科学家的报导,我们不难看出非物质宇宙和宇宙的总机关,是同一事物,都是产生万物和改变万物的总根源,但是,它在什么地方,属何形相,用何方法来发现它,运用它,可惜这两位优秀的科学家,尚未具体指出。

我们不妨用佛教的哲理来探索宇宙这件神秘万分的东西。由于它是万物的总根源,“总”字挂帅,所以它不属长短方圆,青黄赤白,但它具有产生形形色色万物的能力。

我们探求的路线,如向万角森罗物质群中搜索,将徒劳无功,内外太空的万物,形状迥异,五光十色,但“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宇宙的总机关,应该是永恒不坏(真),无差别相(如)的。这件神秘宝物,并非在内外太空所能找到的。

也许,诸位会联想到虚空本体,它就没有任何形色,是否就是它呢?不过,虚空只能容纳万物,却缺乏产生万物的能力。

科学界对宇宙总机关的理念,和佛学上的“实相”,竟不谋而合,实相本身没有任何形相,它是“无相”,。但它能产生宇宙万物,又是“无不相”,它既非属于万物中的任何一物,又能生出任何万物,所以,它又是“无相无不相”。

这件超常识的奥秘宝物,不是显微镜和望远镜所能找到,因它无相,用现代最精密的仪器,搜遍“身外宇宙”,包括内外太空,也将难见其芳踪。

所以,应该改变角度,注意相反的角度,指标对正“身内宇宙”,舍用“肉眼”,改用“心眼”,向身内搜索。

照理,探视身内,是内外全科医生的工作,“皮袋子”中,只有心肝肠胃,血液循环,宇宙的总机关,无理由埋在腥红的血流里。

要看物质宇宙,非用肉眼不可,看非物质宇宙,除了“心眼”就找不到第二件东西。当我们以“心眼”看向身内,就发现身内原来如此多姿,原来“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哗!又是一个世界。

它既非青黄赤白,长短方圆,但不断产生万象森罗的影子,和宇宙的总机关,条件完全吻合无间。

也许,诸位会说,这是脑电波对外界事物的反射作用,佛学称为“五尘射影”。别把萤火当明珠啊!让我们进一步研究那些东西,如果诚如所言,属脑电波反射作用,那么,它应如镜子般的“胡来胡现”。可是,有许多事例,发生在日常生活中,竟是“视而不见,听之不闻,食而不知其味”。

笔者尝集合数十人,举行实验,同时在一个禅堂里,以十分钟时间,叫大众以“心眼”向“身内宇宙”观察,并据实报告所见,结果,所报告出来的居然无一相同。如果是脑电波的作用,必定是机械式的,同时同地景物的反射,理该并无二致。

脑电波的作用论既不能成立,那么,它是什么东西呢?除了能生物质宇宙的非物质宇宙之外,不能找到第二种的解释。非物质宇宙,就是“实相”,科学界称它为宇宙奥秘的总机关。

所以,宇宙的总机关,在每个人的身内宇宙,已成不争之论,但问题还不是那么简单,前面说过,宇宙的总机关是无相的,现在,“心眼”所见,形形色色,生旦丑净,纷纷登场,热闹非凡,怎可把它当作总机关?应知在“诸相”后面有“非相”。《金刚经》说:“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什么叫做如来?《楞严经》的定义是:“心能转物,即同如来。”

如何揭开身内宇宙诸相之幕,见到万物的总根源呢?让我们来研究下面的“摄化法”吧!本法是佛教的修禅法,也是最正确的修法。

摄化法分“摄念法”和“化念法”两个步骤,先修摄念法约三个月后,感到心中不想再念佛号,则改修化念法,不可两者交互运用,自乱步骤,难得大益。

一、摄念法

即摄万念归于一念,把心中杂念,予以吸收、统一、净化、改造……其方法如下:

合上双眼,心中默念“观音菩萨”四字,每字一至两秒钟,不用嘴,不观想,不掏珠,不忆佛,不间断,把心灵中无声息的自言自语吸收,并洗涤之。

一面默念观音菩萨,一面注意“能念之心”在身内何处?心水稍清时,当我们在默念圣号,便觉身内确有一“能念”。虽不闻其声,不见其形,却无法否认此“能念”之存在。

一面默念圣号,再如猫捕鼠般地注意“能念”,如发觉能念移动,注意力也随之转移,使心灵中的见(注意)相(能念)二分,保持接触,不久,便意解心开了。

有些禅人,如始终不能发现能念,也不必介意,因你“心眼”未明,宜以时间与之交换为补救办法。

要合两眼,否则圣号不能入心。切忌口念,否则圣号难进入“身内宇宙”,默念停止,圣号则在心中消失了,初学人士,每次不得超过半小时,每天用功不要超过三小时,也不得少于二小时,注意身心反应,决定增减,灵活运用,时空不拘,坐姿不拘,以能舒适持久为原则。

无需舌抵上颚或打任何手印,眼镜、项链、手表……等物,如觉有碍,应行取下,使身心不受外物拘束和干扰,俾利心灵工作。

二、化念法

摄念法把万念摄为一念,即一心不乱。但人心如眼睛,虽含金沙,也极难过,除而后快。必须向上一着,以化念法,化掉一心,入“知觉宇宙”。

一般常识,心中默念圣号,把万念一网打尽,摄成一念,停止默念,放弃所守,万念鳞接浮现,心灵常在万念与一念之间,交互相替,无法进入无念,所以,必须用化念法,使心灵正常,把万物的总根源显露出来。其方法:

1.众所周知,身体即物体,因它成自血肉,物体内应该是绝对静止的,绝不可能会念圣号,当我们对此理明晰不惑,合眼默念圣号时,发现身内居然有一“能念”,就觉奇怪,身内无理由有此能念,现在居然而有,诚不可思议。当你感到奇怪,停止默念,杂念无法抬头,因心灵被有趣感占住,它便无能再自言自语,这时候,你便可见到宇宙奥秘的总机关“本来面目”了。

2.我们不默念圣号,以“心眼”注意身体内,不由你“奇情”不生,身体内应该绝对静止,因它是纯物质,现在里面居然有自言自语,喋喋不休,那很有趣,当你觉得有趣时,心灵内“生灭已灭,寂灭现前”了。

3.我们注意身内宇宙的自言自语,它在说什么,跟着它说;它在骂人,跟它骂人,它在唱歌,学它唱歌。一句不漏,只要跟上几句。它就不发狂了,心灵中万籁俱寂“真如”全彰了。

4.我们注意身内的胡说八道,所说的话,多不是我们所要说的,或不准说的。自身里面,竟说着自己不准说的话,不是奇怪么?当我们感到奇怪时,它就不能再语无伦次,心灵便得以安静,清净法身亦可从此悟得了。

5.牢牢记住身体是物体,绝对静止,当我们合上眼皮,有“心眼”观察,发现有任何不静止东西,便感意外,如再见到有自言自语,更神秘万分,有趣极了。当你“奇情”生起时,自言自语立告消灭,你便入“涅槃城”了。

如果你已发现到身体内有了自言自语,但不觉有趣,即麻木不仁,启发方法,多加用功,以时间引导它。

6.如“身内宇宙”里,杂念如轻烟薄雾,游移不散,则改用摄念法,默念几句圣号,把残余“心病”吸收,渗入“身觉”,心灵中又空空无一物了。

7.如发觉心灵中已空无一物,则任何方法暂可停止使用,让心灵休息,但不必希望它持久。功夫若不十分得力,不久又会浮念,希望诚属多余,只要多加用功,自然会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化念法使你心灵可得间歇性的无念,我们如再继续努力,增加无念次数,拉长无念时间,使星点式无念,成线面式,你便能悟证自己清净不变的本性,从而宇宙奥秘的总机关,便给你打开了。

注意事项

我们的目的,在求心灵无念,从感觉宇宙进入知觉宇宙,凡与心灵无念无关东西,均不值一文,如见到任何幻觉和错觉,全置之不理即可。幻觉,如见满天神佛,天乐鸣空,香气扑鼻……一概不理。错觉,如见树为鬼,看绳为蛇,见石为虎,闻舂米以为撞钟,听风声误为鬼哭……有实物作依托者,也应漠然视之。同时,应记着不疾不徐,能行能止,锲而不舍,没有不成功的。

当我们跨越了感觉宇宙而入了知觉宇宙,悟了实相,是否便能随心所欲,改变万物,化腐朽为神奇?

如果你心灵无念仅是暂时性的,只能算是发现到宇宙的总机关,因那些自我干扰能力,仍会把你推回感觉宇宙,脚步未稳,未得大益。要到哪些阶段,才能左右万物呢?请参照《楞严经》的三定:

1.大定,心灵正常,半小时以下者——得大安乐,有时可得一些小灵感。

2.如定,心灵无念达一小时以上,但仍会起念者——得微妙乐,有左右万物智能。

3.圆定,永驻知觉宇宙,心量广大,如太虚空,澄澈如水,有创造万物智能。

台湾科学界,近年喜讯频传,计划把令人作呕的垃圾,制成饼干,海水通过某种机械,立成食盐。可惜“只闻雷声,不见雨点”。这些构想,理论上确已通过,技术一关,尚未突破,因他们的心灵,尚缺乏某些灵感,帮助“过关斩将”。

任何心灵中宝贵灵感,万万千千,可惜未予启发,如何才能运用心灵中所需灵感,请记住释迦如来这段金言:“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具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无师智,自然智,皆得现前”,由此便可任用自如了。

让我们依照这种启示,使心体离念,则能把宇宙总关揸牢,这灾难频仍、饿声载道的世界,通过一连串的突破,使其变成富乐安和的大千。

编者附记澳大利亚悉尼市观音禅院陈光宗先生寄来此稿,文中充满求道热情,但有一些提法与先德时贤所示不尽一致,原文照发,以见一家之言。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