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89年度第三期日本东京发现铃木大拙的一批书信
 

日本东京发现铃木大拙的一批书信

林乐昌

最近,在日本东京有关人士家中发现了当代禅宗热的开创者、世界著名的佛教哲学家铃木大拙未公开的书信107封。铃木大拙(1870-1966年)原名贞太郎,出生于金泽市,21岁进京求学,并在镰仓圆觉寺参禅,“大拙”是他的法号。27岁赴美国,十余年后归国在东京大学、学习院大学执教,后任大谷大学教授。其间,曾在欧美讲授日本文化和禅思想,因而誉播海外。其英文著作有《禅与日本文化》、《禅思想史》等多种(其著作译为中文的有《禅学入门》、《禅与精神分析》、《禅与生活》、《禅天禅地》等——译者)。

这些书信,是铃木大拙写给原在家乡时的同学、后成为教育学家的山本良吉的,山本氏的孙女婿相原良一在东京都中野区江原町翻修山本家旧宅时从地窖中发现的。

新发现的书信真实地记录了铃木大拙早年习禅的情形,后来向西方介绍禅思想的动机,以及他在尚未成名时的内心世界。

从信中可以看出,铃木大拙开始参禅是在进入东京专门学校(早稻田大学的前身)时,即明治24年(1891)夏,在镰仓圆觉寺第一代管长(即方丈——译者)今北洪川老师座下习禅,并完全被吸引住了,感到“禅学相当精妙”,为了参禅连学校也很少去了。当时,有不少象夏目漱石、正冈子规(均为日本著名作家——译者)这样“颇令人钦佩的人物”也在圆觉寺参禅。

明治26年(1893),圆觉寺的第二代管长宗演上人应邀参加芝加哥世界宗教大会亲并讲演,铃木大拙作为英文翻译随行。他在信中感慨这一工作的艰难:“在既无参考书又无辞典的情况下,要把特别难解的佛教术语译为英文,我当时真够胆大的呵。”关于后来用英文撰写佛教著作的动机,信中也有记载:“由于日语著作已经很多了,因此,尽管我的英文并不高明,但也想尽力把东方思想的精华传向海外。”

值得注意的是,他在美国期间写下的书信就强烈地批判了日本的国家主义,认为“皇室还在作万世神圣的美梦,而国民却盲目崇信所谓教育敕语(1890年天皇对国民的直接训谕--译者),因此在日本完全无进步可言。”他在二次大战前说:“日本的前途实在令人寒心。最令人忧虑的是日本没有政治家。”充分体现了他对国家主义的一贯批判精神。

京都市的禅文化研究所(研究临济、黄檗两宗的学术机构)对这些书信评价很高,认为它们是:“活生生地记录大拙从少年时代到世界著名学者这一成长过程的最重要的第一手资料。”

这些书简,将于今年六月末在日本结集出版。

                       (林乐昌译自1989年3月1日《京都新闻[晚刊]》)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