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89年度第三期赵州门风
 

赵州门风

刘连辰

赵州和尚,晚唐高僧,驻锡赵州观音院(今赵县柏林寺)四十年。化行燕赵,弘扬佛法,为南禅顿教盛行北土之先驱,堪称一方宗主。后人尊为“赵州古佛”,世称“赵州和尚”。

“赵州”,讳从谂,姓郝氏,曹州郝乡人。幼披剃于曹州扈通院。既长,慕南泉普愿禅师道价隆冠当代。毅然赴池阳,谒南泉。时普愿禅师偃卧禅床,问从谂道:“近离甚处”?从谂答道:“瑞象。”普愿又问:“还见瑞象么?”从谂答:“不见瑞象,只见卧如来。”普愿便坐起问道:“汝是有主沙弥,无主沙弥?”从谂道:“有主沙弥。”普愿说:“哪个是你主?”从谂近前躬身答道:“仲冬严寒,伏维和尚尊候万福。”一话之顷,普愿察知从谂“根性颖利,觉照圆莹”。视为异器,许其入室为弟子。后从谂赴嵩岳琉璃坛受具足戒,仍返南泉,从普愿学禅。

从谂在南泉,守戒苦修,禅理精进,从师悟玄,叩谒相寻,受普愿两次传法之喜,遂豁然顿悟“平常心是道”之真谛,通彻玄机,优入法域。

从谂悟道后,立志具慈航,燃慧炬,行化天下,普渡众生,于是,周历名山宝刹,参会大德尊者,探玄究理,传禅弘法。从谂曾说:“悼稚之童,胜我者师之;期颐之老,不及我者教之。”其参学精神,弥足珍贵。

唐武宗会昌五年(845)朝廷下诏毁寺灭佛,勒令僧尼还俗,吏称“会昌法难”,此时,从谂隐迹徂徕山,草衣木食,仪法愈峻。会昌六年(846)五月唐宣宗即位。诏告天下,弘扬佛法。从谂遂出山复申前志。所到之处,僧俗仰慕,士庶景仰。年至八旬,体健身爽,无龙钟之态。故行化自如,大有不求定居之意。及至赵州,应四众恳请驻锡观音院。

从谂在观音院为四众说法云;“如明珠在掌,胡来胡现,汉来汉现。老僧把一枝草为丈六金身用,把丈六金身为一枝草用。佛是烦恼,烦恼是佛。”一僧问:“未审佛是谁家烦恼?”从谂答:“与一切人烦恼。”僧问:“如何免得?”从谂道:“用免作么。”众皆悚然信伏。

从谂对祖师西来大意,每多即景发凡,多以赵州物事指示,以晓学者。从谂云:“石幢子被风吹折。”问道:“陀罗尼幢子作凡去,作圣去?”从谂答:“也不作凡,也不作圣。”问:“毕意作什么?”从谂曰:“落地去也。”

有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从谂答:“庭前柏树子。”又道:“和尚莫将境示人。”从谂道:“我不将境示人。”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从谂道:“庭前柏树子。”

人云:“久向赵州桥,到来只见略彴。”从谂道:“汝见略彴,且不见石桥。”又问:“何是石桥?”从谂道:“度驴度马。”又问:“如何是略彴?”从谂道:“个个度人。”后有如前问,从谂如前答。又一僧问:“如何是石桥?”从谂道:“过来,过来。”

从谂问一僧道:“什么处来?”僧答:“从南来。”从谂又问:“还知有赵州关否?”僧答:“须知有不涉关者。”从谂道:“这贩私盐汉。”

从谂问一婆子:“甚么处去?”婆子答:“偷赵州简去。”从谂道:“忽遇赵州又作么生?”婆便与一掌,从谂走去。

从谂问一新到和尚:“曾到此间否?”答曰:“曾到。”从谂道:“吃茶去。”又问僧,僧答:“不曾到。”。从谂道:“吃茶去”。后来,院主问从谂:“为什么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从谂唤院主,院主应诺。从谂道:“吃茶去。”

成德军节度使王熔,世居镇州(今河北正定)四世五帅,至熔封为赵王。一日,至观音院谒从谂,从谂坐镇在禅床上问熔:“大王会么?”熔答:“不会。”从谂念道“自小持斋身已老,见人无力下禅床。”王熔对从谂更加礼重。次日,又有真定将军来,从谂下床接见。侍者问道:“和尚见大王来,不下禅床。今日将军来,为什么下禅床?”从谂说:“非汝所知,一等人来,禅床上接,中等人来,下禅床接,末等人来,三门外接。”

僧问:“柏树子还有佛性也无?”从谂说:“有。”又问:“几时成佛?”从谂答:“待虚空落地时。”又问:“虚空几时落地?”答:“待柏树子成佛时。”

从谂在赵州观音院所阐发的妙语机锋,大率如上所录。

从谂属禅宗六祖慧能所传之法系。慧能传南岳怀让,怀让传马祖道一,道一传南泉普愿,普愿传赵州从谂,是为南岳下三世法嗣。因其禀赋异,授受正,造履深,诱导溥,故其居观音院弘法传禅垂四十载,十方之来瞻礼问道者门无虚日,僧徒弟子遍及南北。其法嗣有洪州新兴严阳尊者,扬州光孝慧觉神师,婺州木陈从朗禅师、新建禅师,陇州国清院奉禅师,杭州多福和尚,益州西睦和尚。其为徒众授法之微言妙旨,初无沾滞,于西来大意,无不吻合。玄言布于天下,时谓“赵州门风”。曾作《鱼鼓偈》曰:“四大由来造化功,有声全贵里头空,莫嫌不与凡夫说,只为宫商调不同”。

从谂居赵州四十年间,镇州王熔曾多次延请法驾至节镇府,然每称病不行。后乞求愈恳,从谂才于唐昭宗乾宁四年(897)一造镇府。王熔不胜庆幸,急欲营造寺院供养,从谂止之曰:“动一茎草,当即离去。”王熔惧而遂止。从谂居于窦行军之园。王熔将从谂的功德言行上奏朝廷,皇帝即颁下诏书,加真际大师之号,并赐紫袈裟。群情欢悦,而大师颇不为意,一日,从谂对其徒曰:“吾将返真矣!”果于乾宁四年冬十一月二日圆寂,住世一百二十岁。

元代,柏林禅院(原观音院)住持鲁云法师请于朝,皇帝特赐赵州古佛真际光祖国师之号。并于天历三年(1330)为禅师建塔。清雍正十一年朝廷又加封为圆证直指真际禅师。元明两代曾先后建古佛堂及大慈殿供奉真际禅师写真刻石。刻石右上角题一偈云:“碧溪之月,清镜中头,我师我化,天下赵州。”下署“弟子赵王焚香拜赞”八字。

善哉!赵州和尚。身去教存,赵州门风,遍覆大千。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