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89年度第三期新发现的虚云和尚六篇文稿
 

新发现的虚云和尚六篇文稿

[录者按]:

最近,在一堆废纸中意外地发现了虚云和尚的六篇文稿。其中有三篇是虚老1953年5月下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会议时的提案:另外三篇是虚老1955年7月写给李济深(任潮)、叶恭绰(誉虎)和巨赞法师等人的信札。这些文稿,不论从它的内容还是从它所及的人和事来说,都是极为珍贵的。在纪念虚老圆寂三十周年之际发表这些宝贵的资料,将有助于我们全面正确地认识老人对佛教发展前途严肃的责任感和以修复古刹、农禅并重为实践内容的崇高的爱国爱教精神。

下面是这些文稿的原文。

提案一

提案人:虚云

案由:汰除迷信外道渣滓,严戒律清规,以增大众的信仰。

理由:佛教的精义广大圆融,超越一切,决非一般所想象的指摘的那样卑下。但多少年经过多少人依托附会,连教内人也多模糊含混,闹成玉石不分,为人轻视。不但会道门那些本来不是佛教而硬挂上一个佛字招牌,这根本与佛教无干,就是一些居住寺院僧徒也不少意识模糊,行为不检,形同市侩巫觋;还有口口声声念佛修持,实在在自私自利。这已失去三宝的高贵品质。

办法:今后严行规定僧徒的资格定义,必须出家住院,服装划一,恪守戒律法规,方许称之为僧为尼,方能享受僧尼的权利。

(一九五五年)五月廿五日

提案二

提案人:虚云

案由:阐发教义和各宗精义,以明佛法真象。

理由:佛法入中国后,大德群兴,衍成各宗,各有相传精义,但是年代久远,难说真传,且支派攸分,显晦断续,复为门户之见,至今日则各宗徒众,数典忘祖的且不知凡几,更说不到发扬光大,这实是佛门隐痛,我想今日必须把各宗祖庭,设法兴复。

办法:趁各宗尚有传人之际,慎选徒众,认真研究。(所谓兴复祖庭,并非要讲究建筑外表、和积聚财产,亦不在多招徒众,但求足庇风雨,给衣食、法器、经典,可以供用)分门别类,不相混亦不相攻,然后共归一源,自增广大,推之各地。密宗及南传小乘,亦应并收兼蓄,分路扬镳。庶百花齐放,不止一花五叶,佛教的大一统,可现于今。于辅翼国策和保障和平,均有裨益,那些诬蔑和谬解佛法的谰言,亦不攻自破矣。

(审查意见:交理事会参考)。

提案三

提案人:虚云

案由:为图谋自力更生,倡导计劳受酬,以维佛门根本案。

理由:佛教无我,且以财物为戒,以劳力报酬应无不合。今者坐受供养的办法已渐渐不能存在。自应及早改图,和各教同趋大路。

办法:应如何办法方为妥当,希望会众多提意见,以资采择,可向政府提供。

致李任潮(济深)、叶誉虎(恭绰)函

任、誉公大檀越道席:

奉手书,祗悉一是。离京两年,自分衰残之躯,难以晋京奉教,每以为憾。前月,朱长松居士来山述及公等垂致之殷,益觉愧歉。朱居士回京曾烦其面陈云之不能晋京苦衷,当邀慧。佛教协会又将召开扩大会议,再垂函招。公等关心佛教兴革事宜如是之切,云独何能恝然于怀。本应忘身趋前参与一切,以慰缁白诸大德之望。只以云移住云居以来,山寺荒凉,勉力幸建法堂一幢,粗具佛刹规模,四方衲子来往者,已逾百余人。于道粮艰难中,大众戮力开田建屋,热心劳动,垦荒已百数十亩,亟求自给。春夏大雨连绵,水旱秧谷毁损殆半,山下多成泽国。在此艰困之下,益谋补救之方。云如一旦离山,大众势必涣散失所。云年来顽躯虽似稍安,但精力已日颓,动转维艰,饮食又减,近日且啜粥延喘,长途舟车已不堪劳。前闻政协会议不久亦将召开,云效力政府之心耿耿,奈因衰病侵寻,不能去京,自愧对政府无可贡献,与诸公言论周旋已无力酬对,至祈婉请政府诸公察谅。佛教中幸有能海法师等诸大德主持及公等之大力,必能光焕佛教之优良传统,开展当来之新猷,云谨拭目乐观厥成。区区私衷,并请转致前途及请缁白大德。云得权安老病残躯于万一,云居道场不致垂废幸甚。夏中渐热,只维起居嘉胜不尽,并颂法乐!

衲虚云合十

一九九五年七月三日

致巨赞法师函

巨赞法师惠鉴:

敬启者,电悉中国佛协将于八月十六日召开全体理事扩大会议,行见十方贤哲,云集燕都,花雨缤纷,欢声雷动,法筵清众,得未曾有,引领尧天,曷胜翘恋!云德薄能鲜,屡承协会诸公暨诸檀越错爱,嘱赴京师,愉觐圣化,同沾优渥,敬受圆音。无奈云以行解两芜,老病相逼,耳患重听,口讷微言,惭预盛会;兼以荒山住僧近百,大小问题赖云解决,一旦远行,势将星散,则大好云居,重见湮没,有负地方政府(护)荫深情,此云不敢遽离之苦衷也。为瞻仰盛会计,特着监院慈藏趋座请安。伊年轻智浅,诸希示导!顺呈荒山云雾粗茶,用辟炎蒸,并除渴想。专此敬请

道安!

贫衲虚云和南

致中国佛教协会全体理事函

中国佛教协会全体理事诸公惠鉴:

敬复者:接到中共永修县委会转来协会七月十二日电示,叫云参加八月十六日的全体理事扩大会议。我知道这次会议是盛大、隆重很有意义的,会议将会在政府的领导和爱护下,必有伟大的成就,好叫全国佛子在毛泽东旗帜下向光明前途迈进。照理云应闻讯就要事先赶到,好亲近诸公,敬陪法席,共策新猷的;可惜自己德薄,无颜出席。云居戒显禅师曾说:“为长老而不能使众生开悟佛性是为盗名;据正位而不能为佛祖恢廓人材是为窃位”,如云已盗名窃位数十年,佛祖正法眼藏早向我这瞎驴边灭却,何敢妄肆脱离实际的理论呢?加以老病交逼,口讷耳聩,纵使参加盛会,亦无补于法门,并且有累云居,因为本山住僧近百,生产与食住等等问题,多赖我来解决,一旦他去,则众心即离,大好云居,势必再见荒没,就辜负了江西地方政府两年来各方面维持爱护的苦心。这样出席,是一举两失,所以我千思百想,展转不安,还是不敢从命赴京,这区区苦衷,想诸公定能原谅的。最后我想,只有派监院慈藏代我赴会,敬聆法诲。他年轻不懂事,只能代云向诸公请安耳。临书神企,伏惟洞察,不一。专复。敬祝

法乐!

                                  贫衲虚云和南

                            一九五五、七、廿四、乙未六月初六日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